收音机与解码器

那天傍晚走在长屋的长廊上,有人扭开了收音机。美妙的Sape声传遍长廊,彷彿飞过一只犀鸟,肩膀给翅膀轻拂了一下,惊动听声音的人。回首望如梦如幻,一个围著纱笼的少女抱著婴儿飞了起来,消失在视线之外。

收音机是濒临绝种的短波收音机,小小的一台,却带给了原住民希望:改变贫穷的希望,改变教育的希望,改变土地被掠夺的希望。每一晚6点至8点,原住民借此与外界沟通,在一个绝大部分没有网络、电讯及电源,被边缘化的大马阴暗处,这两个小时各家各户都不谋而合扭开同一个短波频道,有的妇女继续炊饭,有的男士走在长廊遥望远方,时而嘴角勾起了微笑,时而隨著主持人的语调附和。

原住民Jerry Kamit弹奏优雅的Sape曲子「LanE」开始了2个小时的电台节目。节目主持人皆东马原住民,一个小时的新闻与清谈节目后,接著的是原住民各语系的访谈。节目內容有原住民圈子里发生的事情,如村民在沐若水坝设路障的事情发展、原住民习俗地的诉讼,也有国家政坛的信息,包括西马人民的热门话题,如雪州水利的爭议等。

有些善心人士募捐购买「古董」收音机派送原住民,某政党指责这个做法含有政治阴谋。然而手指乱指的政党似乎也很热心,联合Astro寰宇有线电视到砂州內陆地区,派送Astro解码器与电视给原住民。根据《Borneo Post》本年5月28日的报道,政府在丰收节期间派出了2千台解码器与电视机,以便无法接收国营台的內陆地区原住民可以通过Astro NJOI免费观看国营台以及其他娱乐节目。

一种传媒,两种动机。一个志在传播原住民与国家资讯给予无法获得真实讯息的內陆地区人民,一个志在提供娱乐和官方资讯给于同样的群体。有的原住民质疑,政府给他们Astro NJOI,是否要娱乐他们,要他们「enjoy enjoy」而忘了自己面对的问题?但是当原住民看到荧幕上的高速公路、汽车洋房、空调泳池,再看看现实中自己饮用的过滤雨水、晚间才使用的嘈杂发电机、乘2个小时的舢板载送小孩到最近的学校上学,对于荧幕上的「先进」对比,原住民是羡慕抑或反感?

2个小时过去了,主持人拋下了一句「all good things must come to an end」,sape乐曲缓缓地淡去。长廊上的男人扭了旋钮,抱著收音机站起身回屋去。那一瞬间,我隱约中听到犀鸟的哭泣。希望,all bad things will come to an end。

(本文刊登于23/10/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忙与闲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

谢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