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水坝谁来买单?

砂州200原住民人墙挡泥车,抗议穆仑水坝(Murum Dam)计划,《砂拉越报告》亦同时揭露不公的重置计划,每户500令吉的赔偿將于4年內耗尽,重置后的原住民4年后的命运是一首悲歌,歌者嗓子逐渐沙哑,而最终失声。

一名不欲透露身份的知识分子担忧,被重置的本南人最终被迫在城市的垃圾堆贫民窟里求存。换句话说,水坝的重置计划非常可能导致一个族群的灭绝。这句话令人想起希特勒,和那一场痛心疾首的浩劫。

但是,原住民的事,关我们什么事?小时候上金马仑度假的旅程上,路过蜿蜒的山路旁卖臭豆的原住民,妈妈说你看那是「Sakai」。「Sakai」无需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他只是一个度假旅程的景色,「Sakai」的事不关我的事。

原住民的事真的无关我们的事吗?未必。

砂州再生能源走廊(SCORE)计划生產2万8千兆瓦的电力,其中2万兆瓦来自水力发电。可行性研究已鉴定了砂州52个水力发电地点,于2020年建12座水坝,其中的巴贡水坝于2010尾已经建竣,电力2千4百兆瓦,是砂州总需求量的3倍。但是可笑的是,巴贡水坝的电力至今仍未找到买主。

巴贡水坝计划耗费了超越74亿令吉,其中的57亿5万是向公积金局(EPF)及退休基金局(KWAP)借用的,其他的则由国家財政部拨款。借钱是要还利息的哦,还有河流改道和重置计划的等等费用,由谁来买单?原住民?还是马国人民?

巴当艾水坝20年前建竣了,穆仑水坝在兴建中,巴南水坝计划蠢蠢欲动,蠕动得巴南一带的村民昼夜难安。借鑑巴贡重置计划,大部分村民14年后仍未获得赔偿,加上重置区的住处与环境不宜生存,受穆仑水坝影响的本南人不得不人墙挡泥车,捍卫巴南河的战士们披星戴月备战,其他8座整装待发的洪水猛兽,隨时淹没大地侵蚀生命。

一座巴贡水坝已经耗费了超过74亿人民的钱。巴贡生產2千4百兆瓦电力,若要生產砂州再生能源走廊计划的2万兆瓦的电力,我们需要多少座巴贡水坝?20,000除于2400等于8.3333个巴贡水坝。若一个巴贡水坝足以生產砂州3倍的电力需求量,那2万兆瓦的电力就等于超过24倍砂州的电力需求量!

受砂州巨型水坝直接影响的是陌生的「Sakai」,但是最后买单的是谁?相信此时此刻的你,心跳加速了吧。原住民的事也许不关你的事,但巨型水坝的事你不能不管。

(本文刊登于3/10/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