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是时候在边加兰插旗了


在记者会开始前,来自边加兰的13岁女孩沈贝霓,躲在国会大厦后门的楼梯下。她一身龙虾装扮,静静地在一堆杂物之间坐着,等待打开通往大厅的那扇门。龙虾帽的两个乒乓球眼珠子,晃啊晃的,很是慌张。那是边加兰的吴老师为她而做的,来国会的前一晚,沈妈妈还熬夜为贝霓裁缝了龙虾袍。

这天是贝霓的生日,我不知道谁会选择让一个小孩在国会度过生日,但贝霓似乎没有选择。来国会的前几天她很兴奋和紧张,但是她不知道背负在她身上的,是一个抗议万多人被逼迁的沉重负担,连带着3千6百个即将被逼迁移而阴魂不散的祖先。对她而言,她不愿意目击村子一公顷一公顷地被侵蚀。

贝霓没有看过双峰塔,不知道LRT在地底行驶时,窗外是黑的。还没机会看到国会里的模样,贝霓就必须绕后门,在楼梯底下等待。因为她年纪太小,保安人员不允许她进入国会大厦。

贝霓有着健康的古铜色肌肤,个子很小,眼镜很大。6月初和她走在边加兰的码头,海风吹着她一头长发,那是一幅自然安宁的海边景观。沈妈妈告诉我,当RAPID工程开始时,贝霓写了一个大字报,“Stop Project! Save Pengerang! ”下面用红色粗笔印下了“停止工程!”,贴在她的面书,把他们一家人都吓坏了。后来我上网看了看,大字报没有女孩可爱的设计,写得很紧张,笔触很愤怒。这来自一个应该抱着小熊熊吃雪糕的13岁女孩,我很震惊,喉间不知为何哽着,特别难受。

边加兰人的生活纯朴简单,连示威是什么都搞不清楚,却被迫得要匆忙组织反抗RAPID石化业发展的民间组织。结果组织很多,真假难辨,外来协助的团体和媒体一时间无法确定联络的单位,大多数因此而怯步。

边加兰居民面对的困境,一直无法突破媒体的拘限,消息只刊登在南马版。边加兰之外,人民以为石化业发展受惠的是人民,经济发展受惠的也是人民。尤其是受官方操控的英语媒体,根本无法把真正发生在边加兰的事,据实报道给非中文圈读者。

贝霓打开那扇门走入国会走廊时,记者的眼光都投在她身上。她坐在沈爸爸的腿上,十几架相机对着她闪啊闪,她很害怕。是什么迫使一个13岁的女孩扛起一个连成人都没有勇气承担的任务?我想起6月初在边加兰看到的填海工程,24小时不停地操作,一旁的古庙“顺安宫”被迫得很脆弱,连神都无法显灵了。

老师和妈妈为贝霓准备的龙虾装扮,不是为了什么,她们只希望在国会里的众多记者,能因此而多瞧她一眼,听她说出边加兰人的心声。不如此,恐怕2千2万5百英亩的7个湾被侵蚀后,大部分人民还蒙在鼓里。惠及利益集团的石化工业,将使边加兰人遭受和砂州巴贡水坝被逼迁的原住民一样的命运,失去了很多,却得不到什么。

边加兰居民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向媒体反映居民的困境。贝霓哭了,沈爸爸也泪眼盈眶。但是由始至终无法反映民意的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不知何处得知消息,匆忙往身上的白色T恤套上一件西装外套,迫不及待地在走廊另一端,也召开记者会为自己辩护。她声称边加兰村民不出席会议参与讨论,但事实上,居民都未曾获得通知。她拒绝回答当时就在现场的当地居民问话,记者会后甚至出动助理拦截居民与她对话,落难而逃狼狈不堪。

显然,边加兰人对阿莎丽娜这位代议士十分不满。一位代议士理应为人民服务,但阿莎丽娜没有做到这一点,反而讥讽13岁的小女孩,说“不要出到小孩子穿龙虾装哭泣这招,拜托,为何不说鱼和虾》有人穿鲜鱼装吗?”。

民愤已经到了沸点,各华团亦挺身表态,善意劝导政府势必三思,谨慎处理边加兰课题。正如新山中华公会会长表示,“边加兰石化工程若不影响民生,人民大致都会支持。”记者会上,阿莎丽娜声称“大部分”(majority)边加兰人支持这项石化业计划,只有少数居民反对而已。但是,根据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办公室的民意调查显示,70%的人民反对边加兰石化工业计划。可见信口开河是容易的,阿莎丽娜如何拿出实据证实她所谓的majority呢?

看来边加兰不再是国阵的堡垒,阿莎丽娜在来届大选遭撤换的传言,将逐步履践。马华恐怕不能老神在在只手遮天了,很明显的,边加兰人心动摇。无法为人民保住家园的党,还能不能依靠?边加兰人或许不会喊口号,不过来届大选的票怎么个投法,就很难说了。民联若有远见,这是进军边加兰的难得良机。渔民也好,垦殖民也好,没有人想要自己家园被破坏。

据悉公正党竞选名单已出现两名候选人,更有一系列的“专业人士”后备名单。但是,若不走入民间协助抗议工作,即使有多深的资历都无法打动民心。到目前为止,只有“跨界”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余德华在协助民间团体,做着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试问名单上的候选人是否愿意捉紧这难得的机会,实际地服务人民以攻破如今脆弱的国阵堡垒区?
13岁的贝霓已经站出来了,民联还在等什么?请用你的实践来换取人民的选票!

(本文刊登于29/6/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