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加兰与英语媒体



喝早茶时,邻桌印裔叔叔读着报章新闻,标题是“For Malaysia, Nature Comes First”。我看了很不是滋味,想起边加兰为反石化与反搬迁而奔波的居民、每天为了反山埃而劳碌的劳勿朋友、为了保住下一代的性命而反稀土的关丹绿色份子、因巨型水坝而山穷水尽的砂州原住民、和因炼铝厂的污染而哮喘的万年烟小孩。

Nature Comes First?操作了3年多的武吉公满金矿和万年烟的炼铝厂,四周的植物产生明显的变化。枯萎、起斑点、还有莫名其妙的白色“棉花”包裹着树上的木瓜。因为这样,我谷歌了“Pengerang”看英文媒体报道。

5月星报报道,因国油提炼与石化工业综合发展计划,当地的房地产估计将增值,文中用的是“development boom”一词。报道也指出,柔佛州务大臣表示Desaru将发展此地的旅游业,包括两个主题公园,提供游客生态冒险和水上活动等绿色空间,并设国际性高尔夫球场。

你能想象一个绿色主题公园设在庞大的石化业之间吗?当地居民哭笑不得,谁愿意到一个四面围绕着烟囱的工业区游玩?打高尔夫球?这样的度假方式极其冒险,要承受得起废气和水源的污染,愿意折寿,或许“生态冒险”(eco-adventure)就是这样的解释吧。

在政府宣布RAPID计划之前,边加兰是一个繁荣的旅游区。柔佛和新加坡的朋友周末都选择来这里吃龙虾、吹海风、观椰影婆娑起舞。当地居民丰衣足食,和大自然的生态运作体系紧紧相扣。石化业如何促进旅游业?不可思议。

一则来自新海峡时报同是5月份的报道,指边加兰发展落后,居民“只好”以捕鱼和务农为生。报道声称RAPID计划简直就是沙漠中的绿洲,很可惜的是,许多人看不到这一点,而趁机索求天文数字的赔偿金。我没夸大,文中用的字眼是“astronomical compensation”。

目前,当局宣称赔偿拥有渔船的渔夫3万令吉,而没有渔船的渔夫则15千令吉。据我了解,看渔船体积大小,每艘价格从几万至几十万令吉。渔民因海洋污染和搬迁的种种因素不能捕鱼了,试问3万赔的是什么?补偿了什么?最重要,赔偿要透明,千万不要黑箱操作,只是许多人还不知可得到赔偿吗。

不谙中文的大马居民似乎难得到第一手消息,因为英巫媒体报道有被操纵之嫌,英语网络媒体也冷落了边加兰,不能反映真相,只是官方报道而已。因为误解与不解,许多人还以为反对石化是煽情的,支持石化业才是国家发展。

(本文刊登于13/6/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