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华团拯救边加兰



隆雪华堂会长陈友信率团前往半岛最南端的边加兰,实地考察“国油提炼与石化工业综合发展计划(RAPID)”对边加兰和当地居民的影响。此行路途遥远,对前往考察的成员而言,确实劳累。陈会长为了了解实情,坚持领队拜访边加兰和当地居民,对民情纯朴的边加兰人而言,是一种荣耀。无可否认,面对沉重的石化工业和被逼搬迁的压力下,雪隆团体的支持是一支强心针,此行让边加兰人知道,他们不需要孤军作战。陈友信这样的领袖和华社代表们,应表以扬之。

柔华总会长拿督林家全亦秉持为民服务的精神,以民为本,暂且放下柔华总内部对此行的意见分歧,而接受隆雪华堂的邀请随行。他表示若如署理会长陈振福的诸多考量,“因担心而置身事外,不敢去了解”,才是“华社的一大笑话”。虽然林家全认为此去先做考察,不会发表立场,但希望林总会长听取民声之后,能领导柔佛华社协助边加兰居民捍卫家园。林家全以华社的意愿为依归的精神,亦应表以扬之。

在各华团到访的鼓励之下,逾500名村民出席“反征收义山墓地村民大会”,一致通过两项议决,包括不搬迁边加兰义山、华小、庙宇和村庄等,和坚决反对边加兰发展石化工业。一直以来,主要以捕鱼和务农为生的边加兰人,在一定的机制内谋生计。在这个机制里,边加兰人背负的不止是人情的包袱,居民与政党的关系紧紧相扣,很多时候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要。

在这样的前提下,若反石化与反搬迁的课题无法突破边加兰,始终停滞于区域问题的情况之下,最后“活人走投无路,死人死不瞑目”之言必无情地应验。

边加兰因石化业被逼搬迁的有7个义山,3千多个墓。有的墓碑上刻着“光绪”的字样,可追溯回清晚期入柔佛境内开发的先贤。这不但是边加兰居民的祖先,还是可贵的历史文物。
“反征收义山墓地村民大会”上,村民王明基带领一家十口把祖坟墓碑带到现场,跪求两位会长做主讨回公道。原因是其祖先周秀锦的阴宅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之下,遭发展工程挖掘水沟时掘毁。

讨回公道之余,更紧要的是阻止祖坟再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毁坏,或无故失踪。林家全在会上呼吁发展商停止挖掘祖坟的暴行。此时此刻,若两大会长和随行的马来西亚行动方略义山管委会主席戴炳煌,发动全国各义山组织,一起联合力量捍卫义山,如当年成功捍卫保留广东义山一样,保住边加兰的祖坟,保护华人珍贵的文化遗产。若能组成这股捍卫的力量,各华团应表以扬之。

目前边加兰极需要一群研究历史文物的专人,到边加兰实地考察和记录这些历史文物。柔佛州的南方学院人才济济,从院长祝家华到学者安焕然,实现了“文化兴南方,南方育英才”的教育志业。祝院长曾经表示南方学院“有其使命的重量,是大马华族民办学院的先锋,要继承优秀的民族文化传统,又要为民族、社稷、国家乃至地球村培养英才”。无疑的,边加兰需要的正是秉持民族教育的这群学者,做个完整的边加兰义山与庙宇的记录。若学者此刻挺身而出,应表以扬之。

柔佛华人组织多不胜数,如势力强大的宽柔校友会,是否能伸出援手,协助边加兰居民筹募保家园的资金?或活跃的新山中华公会,与其柔佛古庙管理委员会,能挺身而出为边加兰的诸多将因石化工业发展而消灭的古庙,发动一次捍卫古庙的行动?

边加兰人已经对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表示失望。作为一个人民代议士,她必须反映人民的不满,而非隐瞒实情,或杜撰民意,误导其他人。在无助的情况之下,边加兰人民必须突破边加兰区域,才能把民意传达出去,在舆论上制造压力。唯有如此,才能迫使政府在发展计划进行前与人民对话,确保发展工程透明。

边加兰石化业进行得如火如荼,填海工程日夜不停地操作,隆隆声震得村民日夜心惊胆跳,不知自己还有没有选择,不知一代接一代的努力耕耘会否化为乌有。这不是区域性的问题,也不是边加兰人的问题。我们已经没有选择旁观,要是再不联合力量对抗边加兰灭村,下一个,可能是我们了。

(本文刊登于20/6/2012《东方日报》名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