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艺人站台的时候了



街上的广告横幅写着“大选来了!”,还道是政党宣传,怎晓得仔细一看,原来是制服公司打广告招徕生意。毕竟,大选是一门好生意,虽说竞选是民主的重要环节,但是对许多人而言,它仅仅是一个牟利的好商机。

去年四月砂州竞选,大马名艺人纷纷为政党站台。如今全国大选近在眉梢,相信艺人与经纪人也开始接收“订单”,商榷价码。还记得去年吾人在新闻网站《当今大马》著文【站台艺人,你知道你站哪里吗?】,掀起一番热论。

当时,光良、张栋梁和林宇中为国阵站台,吾人问:“站台艺人你知道你站的是哪里吗?也许你认为这是小事,也许艺人本身也认为这是小事,但是站台的时候,艺人是否认真想过,自己站的是那一台?代表的是什么?支持的是什么治国政策?”

关键在于,在决定为一个政党站台之前,艺人是否考虑过这个政党执行的政策,是他认同和支持的?对国家的未来有什么作为和方向?这和代言商品一样,有些艺人绝不做烟酒代言人,原因是他不鼓励喝酒抽烟。或许他表里不一,一天抽五包烟,每晚喝五罐啤酒。但是他的形象不允许他接这单生意,因为一旦代言了,就表示他支持抽烟喝酒。

当艺人站在舞台上,他是一个演绎者,给大家带来娱乐。当艺人站在政治的舞台上,他就是一个代言人,给大家传达一个讯息:我,支持这个政党。

如果艺人站在民联的舞台上,并说明他支持民联的政策,和为什么支持,我们说,他站得有尊严。若他站的不是民联的舞台,而是国阵的舞台,然后勇敢地告诉大家:『站在这里,是因为我支持国阵做我们的政府!』他能向粉丝说明国阵的好,和为什么对它有信心,我们也说,他站得有尊严。即使他站在独立人士的舞台上,显得有点寂寞,但他能说明这个参选的独立人士将为人民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我们绝对说,他站得有尊严。

可是,如果艺人站台了,却否认和政治有任何关系,纯粹唱唱歌而已,不表明立场,也没有立场。你怎么说?

文章一出街,就有不少人拍案叫绝。心躁的读者开始辱骂几位艺人,但也有心地善良的读者和作者为艺人叫屈,声称此举乃道德审判。众说纷纭,全不在吾人意料之中。文章拥趸者不排除因误读而走向极端,索性高喊“艺人不该为政党站台”,方向开始模糊,声音逐渐变调。

因为光良、张栋梁和林宇中为国阵站台,所以有的人就说为国阵站台是错的。也因为这样的说辞,有的人就说,关德辉当年不是为丘光耀站台吗,这笔账又怎么算?

其实关键就在这里,关德辉毫不畏惧地表示,他支持行动党,所以他为行动党站台。但是光良、张栋梁和林宇中被围剿后,当中有的没有表态,有的则表示本身只是艺人,而艺人的工作是献唱而已,和政治无关,并谢谢粉丝的支持。

艺人究竟是一个商品,还是一个公民?他可以是一个公民,但一踏上舞台就成了商品么?我想,大马艺人在演绎圈已经成功跨出国界,在海外有些许地位了。这个阶段,艺人已经达到一定的成熟程度,能够开始思考本身的公民义务,和身为一个艺人的义务。

吾人文中这么写道:“除非艺人本身认为自己是一个商品,凡是商品只要有钱就买得到,那就毋庸议论了,因为有这样的前提,结论就是艺人不需要有原则和立场,不需要有思想和理念,关心国家的前程更是题外话了。”

一年过去了,如今公害课题给人们带来沉重的困扰,从关丹稀土厂、劳勿的山埃冶金、边加兰的石化工业、砂州的炼铝厂和巨型水坝,还有雾里隐隐约约的核电厂,缘起何处?大家心里有数,不该来的我们不能让它来,“发展”的定义绝非经济发展而已,更何况这些工业未必惠及人民,但却很肯定对环境造成伤害,对人民健康带来威胁。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看到一些艺人走出了舒适区,开始勇敢地出现在绿色集会2.0,喊不要稀土厂的口号。据说他们会继续发声,以演绎的方式抗议稀土厂建设在格宾。这是令人振奋的现象,表示艺人逐渐成熟,不再躲在小圈子里风花雪月。

虽然说许多艺人依然对政治敏感,选择和政治保持距离。即使不敢公然表态,也算跨出了第一步。因为凡公害都是人为的,而明智的政治选择,最终能为人民减少公害的威胁,减低危害环境与健康的工业。所以一旦站出了出来,艺人因参与而接触,因接触而了解,因了解而身体力行具体地参与改变,那时候,艺人就不仅仅是唱歌献艺而已了。

我还是那一句:“从冷漠到关心,从关心到呐喊。艺人在舞台上载歌载舞后,应逐渐导向切身投入运动,流泪后学会流汗,流汗了不畏流血。”创作是一个过程,希望艺人深入了解各种课题和政治理念后,作出自己的判断,然后选择自己能付出什么,会影响什么。

艺人站台要站得有尊严,面对千夫所指时,说得出选择站哪一台的理由,同时能呼吁人民如何以行动改变。我们不要Rasa Sayang而已,rasa了过后,请用行动来证明,艺人绝非商品,而是非卖品。

 (本文刊登于3/6/2012《东方日报》文荟)

图片:辣手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