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灭村真发展



上面书无意中看到边佳兰【反灭村大集会】的海报,写着“活人走投无路,死人死不瞑目”,恳请乡亲父老念及祖先顾及子孙,出来拯救边加兰,另注明被逼搬迁的五座义山。

坦白说,撇开美感不谈,这东西是人看了都害怕。别人搞环保上下左右都绿的,“边加兰联合委员会”却发了这个黑白讣告,看你还敢不敢当“RAPID”儿戏,继续冷漠,坐以待毙。毕竟,死活这回事总不能等造就了4000个就业机会,或6年后是否吸引1200亿令吉外资再说。

即便如此,牺牲了什么,换取了什么,“反灭村”和“发展” 双方各有说辞。


“反灭村”一方捍卫家园,因为RAPID逼使村民放弃土地、住处、学校、神庙,和5座义山。除此之外,渔民和农夫的生计将成问题,当中还牵涉了赔偿的纠纷,和一些“民意”代表的诚信。

自从马华退出“边加兰自救联盟”后,十名党龄超过10年的马华党员感到失望,退党以表不满。边加兰一直以来都是国阵的堡垒,不少村民乃马华党员,如今马华不能替人民出头,反而胆怯退出自救联盟,感谢我党终于漏出馅儿,叫人民一次过看个明白,民意代表不捍卫人民是哪门子的事。

除此之外,有关单位将把600多名渔民迁至Kampung Sungai Musuh,声称为渔民打造一个8000万令吉的渔业大厦和码头。殊不知,Kampung Sungai Musuh现有的渔民已经在此作业至少三代,突然涌来600多名渔夫争饭碗,是该抱在一起痛哭,或拔刀互砍强食弱肉呢?

“发展”一方则坐在高高的大厦里享受空调,诉说国家发展的伟大宏愿。他们各握一把刀,看边加兰这块肥猪肉怎么分。话说巴贡水坝计划重置村民,把他们安置在别的村子。村里现有的居民怎么买账?迁居的村民怎么不被排挤?这是享受空调的握刀者无法想象,也不愿想象的情况。

再说,各族群都避忌移动祖先的墓地。将受巴南水坝计划影响的26个村子的2万人,一样地面对迁移墓地的问题。但是原住民说得好,他们不想祖先再死一次。

祖先再死一次,今人活不下去。沙州巴南的一个本南老太太比谁都清楚,她说“发展”会淹没她的家园,令大家失去寻找食物的地方。一个妇女表示,若要发展,就该为村民建诊所和学校,而非把村民赶尽杀绝。

以此为鉴,边加兰“发展”的受益者若非当地居民,那还算什么发展?发展导致居民失去家园、学校、墓地,那岂非倒退?反灭村要的是真发展,而非劫持发展。

(本文刊登于25/5/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