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那烟囱排放的毒



虽说时下公害课题是一种“Fashion”,但是和流行歌曲一样,有的比较热门,有的被人冷落。听社运份子感慨,几年前搞环境运动,想唤起人民的关注,是不容易的事。或许我们要感谢纽约时报刊登了关丹格宾建稀土厂的报道,引起本地媒体的关注,加上关丹的居民积极反应,掀起了反稀土热潮,反公害终于登上了媒体与舆论的殿堂,并走到了街上,走进了公堂。

吾人与人民记录电影工作室目前制作一张【反五毒除公害】歌曲/视频专辑,针对时下大马五大环境课题,既稀土辐射、山埃采金、巨型水坝、石化工业与炼铝厂污染,创作全新的反公害歌曲和视频,出版DVD光碟,并巡回放映相关课题的纪录片,同时邀请公害组织参与讨论和讲解课题。

我们只想以微薄之力,向朋友们呈现我国面临的各种公害课题,尤其给没有网络设备的郊区朋友。与资讯隔绝的朋友,不是自己孤军作战,就是不知道同胞们正面临环境、健康、生计与文化的问题。

专辑的歌词由时评人执笔,针对各课题创作。杨善勇把边佳兰的景观变幻,化为忧伤的感怀;李健聪踊跃参与反稀土运动,他写下了数据和实据,把悲愤化为力量;郑云城从一个武吉公满小孩的眼里,看山埃采金对周遭阿姨叔叔的影响;周泽南长期涉及砂州反建巨型水坝运动,国语歌词满是积极和愤怒;参与作词的StopASP是砂州当地一个反炼铝厂组织,作词人初次执笔,却真切地反映当地受影响居民的心声,文字自然流露,感人肺腑。

上周六我和导演到武吉公满拍摄纪录片和歌曲MV,发现人们的冷漠与关切,不过一线之差。坦然而言,武吉公满于2009年建立金矿采取山埃采金后,自己并未关心这个课题。也许这个新村对我而言很陌生,也许“山埃采金”四个字很枯涩,也许那时候公害课题还不是一种“Fashion”。无论如何,我冷漠以待的种种理由,也是许多人不关心的理由。

当反稀土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发现其他反公害课题的组织都热烈参与反稀土活动。但是他们总是充当配角的角色,虽然有的参与者因此开始留意别的课题,关心多一些,了解多一点,但是离开踊跃参与改变的地步,还是一匹布那么远。

出发前做了一点功课,上网搜寻山埃采金的资料。百度百如此科解释“山埃”:

“健康危害:抑制呼吸酶,造成细胞内窒息。吸入、口服或经皮吸收均可引起急性中毒。口服50100mg即可引起猝死。非骤死者临床分为4期:前驱期有粘膜刺激、呼吸加快加深、乏力、头痛,口服有舌尖、口腔发麻等;呼吸困难期有呼吸困难、血压升高、皮肤粘膜呈鲜红色等;惊厥期出现抽搐、昏迷、呼吸衰竭;麻痹期全身肌肉松弛,呼吸心跳停止而死亡。长期接触少量氰化物出现神经衰弱综合征、眼及上呼吸道刺激。可引起皮疹。”

武吉公满群山环抱,是一个宁静的新村。甫抵达眼前一片亮丽的绿色,村民穿上“反山埃”的绿T,集合在民众会堂对面的茶餐室迎接我们。村民在门口摇晃着“反山埃”的旗帜,警车在周遭兜了一圈又一圈,不厌其烦。

『只要我们穿绿衣,他们就来了。』可见村民已经见怪不怪。若深一层想,更明白抗议活动进行有一段时日,所以村民不再畏惧执权者,坚持继续抗议活动。

亮丽的绿衣几乎掩饰了裹住的肌肤,仔细一看,大人、老人和小孩的手脚与身体,都产生类似“湿疹”的症状。有的太痒了,搔到流血难结疤。有个女人在大热天穿上几层长袖衣,原因是一旦晒到太阳就会发痒难受。

村民说一到晚间,厂就排放废气。那是一股难闻的气味,令人作呕。有哮喘病的居民在2009年建厂后,哮喘病加剧。有个妇女刚巧从私人医院回来,说她死里逃生,多年未发作的哮喘病两周前严重发作,医院医生表示她不适合留在武吉公满,否则面对生命危险,因为山埃加工后排放的废气含剧毒。这三年来,当地的癌症病患剧增,4个村民陆续患病辞世了。

也许你会和我一样,亲自来到这里,就不能再冷漠。距离消失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纯朴的村民都和你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说话的时候,那一双双泛血丝的眼眸,映照着自己的双眼。

是时候了,所有反公害组织团体结成一个联盟,无论是“Fashion”也好,社会运动也好,大家凝聚力量对抗一个贪婪的制度,不要被剥削和掠夺的强权制服,要达致立宪永久保护环境和人民。你我之间就那六个人的距离(Six Degrees of Seperation),表面上事不关己的事,其实就逼在眼前,如果你不赶紧捉住,它就是夜半那烟囱排放的毒气,一旦散了,就来不及了。

(本文刊登于9/5/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