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的好人与坏人



小时候,好人和坏人的角色分明。警察叔叔是好人,贼是坏人。玩“兵捉贼”的时候,扮贼的拼命跑,警察只管追,胜负在于警察捉不捉到贼而已,从来没有贼捉警察的玩法。因为,这两者的社会价值早已被定位,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不是经过衡量再判断后定位,而是经由标签的认识,而决定好坏的身份而已。

可是,和六岁的女儿解释这两个角色的时候,我有了保留。我该如何向她解释428古玛陈述的事件?谁殴打了谁?谁冒充了谁?谁纵容谁冒充了谁?谁计算了谁冒充谁殴打谁?我只能说说罗宾汉劫富济贫、行侠仗义的故事,即使算不上政治正确,至少道德正确。但是哽在喉间的,是一道做母亲的难题。万一女儿遇到危险,她应该向谁求助呢?

分辨好人与坏人应该以什么为标准?伊斯兰党志工团团长祖哈里日前接获一颗子弹和恐吓信,表示不排除这与他参与428集会有关。这里头玩的是什么把戏,大家心里有数。凡是参与428集会的朋友都亲眼目睹,伊斯兰党志工团如何奋不顾身,维持群众的秩序,并有策略地带领群众突破围困和障碍,并在辛辣的烟雾里,分发盐巴和水给其他与会者。

伊斯兰党志工团团员是好人还是坏人?相信我六岁的女儿也会回答。但是,除了祖哈里的例子之外,428当天被捕的集会者,是好人还是坏人?那位因帮助摔倒的女人而被打后捕的古玛,算是好人还是坏人?若帮助人是好事,那为何被逮捕?

警方因卡立依斯玛涉嫌在428集会上踢警员的指控而逮捕他。有趣的是,报道显示,警方居然询问这位22岁的学运领袖,是否“涉及同性恋活动,是否喜欢手淫”。虽说相片里攻击警察的是不是卡立依斯玛还是个疑问,但是离题的询问耐人寻味。显然,众多集会者反被“好人”攻击,才是最大的问题。究竟保护人民的,应该是谁?

有人说,这是给3.0的一个狠狠教训。有人说,集会的主旨因此被掩盖了。但是浮出水面的,是我们一贯的价值判断,因428而需要重新衡量。在什么样的政权制度之下,好人被标签为坏人,坏人被扭曲为好人?没有人骑劫了428,但是有人骑劫了“好人”和“坏人”,就像骑劫“发展”和“民主”一样。暴力恐吓之后,黑白终于明明白白。

(本文刊登于11/5/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