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溜溜看示威


各大城市的“占领”活动已步入黄昏,营地逐渐人去楼空。雪花翩翩起舞后,雪地留下践踏的污迹。各城市开始下令驱逐示威者,并以各种罪名逮捕他们。即便如此,占领运动掀起了劫富济贫的风潮。

发起占领运动的网上杂志《Adbuster》号召,要求G20领袖向金融机构及汇市交易商征收“罗宾汉税”。占领运动于9月开始蔓延后,股神巴菲特于10月主动披露自己的总收入和纳税总额,认为美国政府与其陷于增税或减税的两难之间,不如对富人增税。本国的拿督杜乾焕亦表示,“要达致更公平的社会就应该向富人开刀”,征收“富人税”。

谁是那1%的富人?谁愿意承认自己是那1%?“占领华尔街”的幕后推手Robert Harper从华尔街发迹,反而掷银弹策运动围剿华尔街。Robert Harper曾经是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副主席,他算不算是那1%

美国纪录片导演麦克摩尔落力支持占领运动,早在两年前就以一部《资本主义:爱情故事》质疑资本主义。但是,近日他被曝购买了约2百万美元的湖边度假别墅。在CNN访谈中,主持人Piers Morgan咄咄逼人:『I need you to admit the bleeding obvious. I need you to sit here and say,“I'm in the one per cent”, because it's important。』麦克摩尔气急败坏地说:『I’m not! I’m not! Of course I’m not, how can I be the one percent ?』他接着表示,自己把一生献给那些因资本主义而陷入经济困境的人们,认为这个体制对一般老百姓不公,于是把时间、精力和金钱都用来促进这个“暴力体制”的瓦解。

华尔街造就了Robert Harper,由他来反华尔街匪夷所思。麦克摩尔认为资本主义是个金字塔形的体制,剥削大众,唯有塔顶的少部分受惠。麦克摩尔自称他的财富来自他拍摄的纪录片,和资本主义扯不上关系。无论如何致富,民间对富人示威总会另眼相看,小部分是崇敬,大部分则酸溜溜。

想起不在709黄潮大队的许长发,早别人一天独自穿黄衣举牌遭捕,被释放后因轻微中风而入院。当时坊间流传着一则短信,说他住进最昂贵的医院的最高级套房,字里行间尽是酸味。许长发则暗自庆幸买了保险,保单允许他住进500令吉的套房。

有钱人可以示威吗?Robert Harper和麦克摩尔启发了反思资本主义的运动,年长的许长发选择上街而非在家看电视享清福。无论动机和成果如何,他们说明了一点:示威抗议不属于一个年纪、一个阶层或一个专属的圈子,有气度的一视同仁,才不至于令改革的诚意变酸。


(本文刊登于16/11/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曾柏淞说…
此文不酸,还挺有味道呢!!
杨艾琳说…
谢谢!不腥就好。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