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冠英不在行动党


说起来邪门得很,上周才写道近日死了不少人,今天许冠英就走了。看到新闻时我赶紧告诉身边的朋友:『林冠英死了。』『哈?』『哎呀,是许冠英,不好意思。』也难怪我说漏了口,许冠英在娱乐版销声匿迹n年,哪像林冠英身负重任,见报率奇高无比,要是不顺口叫出他的名字,还真对不起他呢。

许氏一门四匠,大家熟悉的是许冠文、许冠杰和许冠英。“文、武、英、杰”的老二许冠武从事幕后工作,所以残忍的星光顺其自然地把他匿在暗处,听说后来改行从商去了。然而,没有几个人分辨不出许冠文、许冠杰和许冠英,因为三兄弟的区别太大。一个冷面笑匠,一个英俊高大(70年代标准),另一个总是叫人怀疑,是不是被那两个压得不长个儿,还给抢了两个标准长相,剩下一张苦瓜脸留给了他。和林家冠英一样,偏偏就是这个长相叫人过目不忘,唯一的分别是,一个看了很好笑,一个看了笑不出来。

70年代的《鬼马双星》到90年代的《水浒笑传》,他一直都活在冠文冠杰的影子下。爸妈带我去看《半斤八两》的时候,我还很小,所以对这部片子没有强烈的印象。80年代看《摩登保镖》时我算比较懂事了(留意好看的男生),但是只记得许冠杰。长大后看《花田囍事》,乱七八糟的全香港明星阵容里,更不容易留意他。神奇的是,许冠英像游魂一样在你面前晃来晃去,总觉得他好像在某一处出现了又消失了,但是一想到他就莫名其妙地想笑,而且是忍不住噗嗤地笑,螺丝脱扣地连笑几天,然后又把他给忘了。

有一年许冠杰来马开个唱,所有的安哥安娣纷纷捧场。台上和台下的都一把年纪了,即使唱着《浪子心声》,许冠杰毕竟到了“君可见漫天落霞”的人生阶段,眉间英气似雾化。反倒是客串的许冠英耐得住岁月的摧残,像年轻时那么的老气,却老得不失年轻时的傻劲,一出场就全场爆笑,插科打诨还算其次,最讨好的是他那腼腆害臊、一副被欺负的弱者形象。

后来我搞懂了这个规律,人若要生存,最好装傻。因为一般人提防红人强人,也不会提防傻逼。傻逼若想混得更顺利,就时不时制造一些被迫害的现象。记住,别忘了向真的傻逼求助,因为真的傻逼需要的就是“被需要”的安全感。我说装傻的是许冠英,不是林冠英。

(本文刊登于11/11/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曾柏淞说…
中国人叫“二”,像演员闫妮及歌手那英。星云大师也提倡老二哲学,以防“枪打出头鸟”吧?不过,要臻至难得糊涂,还有段距离吧?
杨艾琳说…
曾柏淞:浅见以为,“难得糊涂”和“装傻”的境界不一样,前者是修养的高境界,后者是生存的技俩。
这篇文采好,还开门见山的幽了林冠英一默。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