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犹如此,政何以堪


我要说树,你会说树倒猢狲散。凡是猢狲都有资格忧国忧民,然而树大根深才是釜底抽薪之道。

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3月3日欲入州政府大厦开会,可惜文明之举却遭蛮横之阻。俗话说:『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只是动口的本钱不是人人皆有,动手动脚岂不直截了当?昔日犯罪,衙门捕快缉捕捉拿。谁晓得捕快人气直升几乎喧宾夺主,时至今日,捕快虽不至于大过天,可是却大过议长。于是乎议长唯有退其次于大厦外的大树举行州议会。

树下议会,恐怕唯有古代社会有之。到了文明社会,大树已经退步抽身,竖立大厦附近,默默的美化庭院、绿叶成荫。

庄子无为的大树,虽没什么用处,但是斧头无法砍倒它,累了还可在它庇荫下躺着休息。霹雳州的大雨树从一场浩劫中升格,一夜之间做文章做学问的人确认其品种,幸好非小家子气的番石榴树,亦非婀娜多姿的垂杨柳,而是高挑大方、树冠呈伞型的雨树。

2500多年前,释迦牟尼 佛在菩提树下静坐7天7夜豁然开悟,佛教视菩提树为圣树,印度则定之为国树。2500多年后的今天,霹雳州民联在雨树下召开紧急州议会,民主子民视雨树为救国之树,历史不可泯灭。

老庄的『无为而为』说得颇有道理,今时今日的霹雳州雨树非等闲之树,霹雳州人民亦非等闲之辈。树总不能立了功就回归其美化停车场的岗位,过桥拆板的事民联做不得。就如人民投了民联一票不能说撤换就撤换国阵,因为『民主兴亡,国阵有责,民联有责,匹夫也有责』。

路是人走出来的,碑是人刻出来的,名是人命出来的。尼萨在蒿目时艰的局势下,好歹也得在历史上记下辉煌的一页。州议会在树下举行的创举,列在『国耻』项下毫无愧赧之色。化耻为铭,莫过于封树为爵,授予『民主之树』之衔。

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头衔,好似过江之鲫的弄潮名士,流芳百世的绝非『假博士』,而是持有真才实学的才子。于是尼萨联同民联议员在308一周年的3月8日,为『民主之树』设立纪念碑,大张旗鼓地在雨树下主持揭幕仪式,并在大树附近另外种下5棵象征民联施政5大原则的雨树:公正、廉洁、诚信、透明及福利。

大树永垂不朽,或许日后旅游车载满游客参拜,但是门面功夫做完过后,以民主之名竖民主之碑的民联能否承担民主之负荷?

树欲静而风不止,即使你我百感交集、夜不成寐,担心民主之树、民主之碑经不起狂风、挡不住祸灾,最终倒下来。其实纵使它屹立无恙,至多是短暂的现象。昔日庾信在《枯树赋》对树兴叹国家衰亡,说过去种下的柳树曾经枝条飘拂依依相惜,如今树叶飘落凋零,一片凄清的景象。禁不住感慨『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政客素质每况愈下,能不能为国为民已经够恼人了,能办事的凤毛麟角除了默默耕耘、鞠躬尽瘁之外,还需学习军事防御及攻击的招术。终日前面拒虎,后面进狼,把精神耗错地方,无谓地浪费掉精力,岂不可惜。

这是一场持久赛,是民主与蛮横的较量。别忘了狗急要跳墙,多善良的人被欺负也会反抗。有人或曰,这场政治斗争,公民帮不上忙。然而,有些时候一股死抱不放的蛮劲,和绝不让政客含糊地支吾过去能耐,才能印证『人存政举,人亡政息』的道理。

(本文刊登于13/3/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