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查尔斯的爱


英国王储查尔斯写情书还真有点意思。在一封1976年7月的情书,查尔斯写道:『我真想轰轰烈烈地横跨大西洋,为你减少一点点的孤单。』同一年他在船上写的信说:『我真希望我无需匆忙离去赶搭火车,而毁了一个美好舒服的晚上。真遗憾你没能看到我的船,它和飞机很不一样,不什好玩,也不航去如蒙特利尔这么刺激的地方,有着藏在树丛里的女人,出其不意地扑向海军身上。』

另一封1980年6月8日的信却道:『看来我不得不尽快结婚,才能让所有人松一口气…!或许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从每个英联邦国家各娶一位姑娘。』信上还说:『别担心,无论如何我会先让你知道。』那是一封长达七页的情书。
可是收信人不是戴安娜,更不是卡米拉,而是一个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女人,Janet Jenkins。


这位詹金斯女士1975年在英国驻加拿大蒙特利尔总领事馆任职,当时查尔斯与皇家海军到访蒙特利尔。她三十年华,查尔斯二十八。詹金斯接到查尔斯秘书的电话,说查尔斯邀请她共享晚餐。

你我的情书或许能换来一束玫瑰一个亲吻,可是英国王储查尔斯的情书能卖个好价。要是你的男友或女友写情书给你,看了两遍、三遍、几百遍后,我想你会小心收藏。如果情书是男友英国王储查尔斯寄给你的,你更加要藏入匣子锁紧再买份保险,才睡得心安。

因为,爱情是可以拍卖的。情书不止是『我爱你』的浪漫诠释,所有的诗情画意柔情蜜意皆可换成现钞。

十年前詹金斯把六封情书卖给了卡罗尔(Alicia Carroll),一个洛杉矶专买卖英国王储收藏品的商人。十年前卡罗尔叫价六万美元而无人问津,今年3月5日查尔斯的浪漫情怀却出现在eBay网拍卖,开叫价是三万美元。也许是因为卡罗尔经营的Everything Royal将要结业,查尔斯的『另一段爱情』终于变成公开的商品。

这两个月来,除了拍卖圆明园兔首鼠首,还有甘地的遗物之外,拍卖英国王储查尔斯的情书还没落幕,拍卖英国著名作家乔治•欧威尔(George Orwell)的情书就上映了。名人的手迹真值钱,这二十封署名Eric Arthur Blair(欧威尔原名)的信在Bonhams拍卖会上相信可以卖到超过四万英镑。

叫价高是因为情书是写给他好友Dennis Collings的女友Eleanor Jaques,揭露欧威尔一向低调生活的另一面,摊开小说家不为人知的三角恋。这种爱情真精彩,这种爱情真无奈。『别忘了星期二,两点一刻,在斯密特书店。如果你爱着我,就别改变主意.』『那一天在林里的Blythburgh小屋 - 你是记得的,那一床的苔藓。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晶莹的身躯在深绿的苔藓上…』

电影《梅兰芳》梅兰芳的妻子芝芳哭着对梅的红颜知己小冬说:『梅兰芳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他是大家的。』名人的爱情不是名人的,也不是他的爱人的,而是大家的。卖吧。

(本文刊登于20/3/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