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访古巴》惊扰美国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书也不例外,即使普普通通的一本书,只稍一禁,人人都想看。不知为什么,魅力往往就因为得不到而越想要。

有趣的是,查禁的居然是一本写给4-8岁小孩的书,还闹上了法院。

《来访古巴》(A Visit To Cuba),是一系列介绍世界各国地理风俗的其中一本书籍。作者是Alta Schreier,出版于2000年。美国迈阿密戴德社区(Miami-Dade County)的公立学校图书馆摆着总计49本英文版《来访古巴》和它的西班牙文原版《Vamos A Cuba》。然而在2009年2月5日,法院的判决决定了这本书的命运,它从此销声匿迹于公立学校图书馆了。

看到如此的裁判,难免好奇。于是上网搜寻《来访古巴》一书,心里还估计封面人物可能是穿着军服不苟言笑的卡斯特罗。后来不得不为自己的刻板印象感到羞愧,这本32页硬书皮装订售价$65.98美元的书,封面是五个穿着整齐的制服笑靥灿烂的古巴小孩,正面形象散发着健康的阳光气息。

然而,想不到的是,正因为它的“健康形象”反而给它惹上了麻烦。

让我先说说书的内容。因为《来访古巴》的阅读对象是4-8岁的小孩,所以插图七彩陈述简略。内容涵盖了地理、风俗、饮食、交通、语言、工作、艺术、节庆和人民休闲方式。每两页都有张大大的相片,加上两、三行简单的讲解。它提供了非常基本的介绍,简而言之,这是一本你常常在图书馆书架上看到的儿童地理参考书。

儿童参考书有什么神奇力量,居然可以引发古巴流亡社群的抗议,以至带上法庭?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住在迈阿密的一个古巴籍小学生带了对他来说又厚又重的《来访古巴》回家。『爸爸、爸爸,古巴、古巴!』他雀跃的欢呼。爸爸兴致勃勃的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再从封底翻回封面,恼羞成怒的把书往桌面一拍,什么东西!

原因是这个爸爸非一般爸爸,他是个曾经被监禁在古巴的左翼分子。他要求校方撤下图书馆的《来访古巴》,根据他的说法,这本书全是谎言。于是乎,迈阿密戴德社区的古巴社群,在2006年连续几个月如火如荼地进行了一场撤书运动。
迈阿密是南佛罗里达州最大的城市。自从古巴革命卡斯特罗 (Fidel Castro)执政以来,大量的古巴流亡者从哈瓦那逃到迈阿密住下。涉及撤书运动的古巴流亡者无法容忍《来访古巴》美化古巴人在古巴的生活。他们觉得它没有反映自1959年以来卡斯特罗执政之下人民恶劣的生活环境。

在古巴社群的压力下,校方负责人依然拒绝了请愿书。但不旋踵,迈阿密戴德社区的联合校董会否决此决议,支持《来访古巴》内容不真确与疏忽的说法,最后以6比3投票表决撤下此书。事实上,迈阿密强烈的反卡斯特罗的情绪才是决策的关键。

尽管如此,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起诉联合校董会,理由是这个决策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修正案是这么写着:“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Association of Library Services for Children的主席Pat Scales代表ACLU表示,“4-8岁的小孩是没有辨别政权的意识的”。结果联邦地方法院下令社区学校不准撤下《来访古巴》。

不用说,这么一来激怒了古巴流亡者而决定上诉。结果2009年2月5日上诉胜利,《来访古巴》从此灭迹迈阿密戴德社区的公立学校图书馆。

其实除了《来访古巴》,密西根州的一间中学最近撤下一本记录阿富汗家庭生活的书,《The Bookseller of Kabul》。一名老师感慨万千,说:“学生需要知道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如何生活,他们已经不懂甚至不关心世界了。比起书里扰人的内容,我对撤书此举更为不安。”

《来访古巴》的问题不在于它是否涉及政治,而是它根本没有政治观点。也许古巴流亡者恼怒错过了这么一个教育儿童批判卡斯特罗和他的政权的机会。时至今日,这场官司已经花费超过$250,000美元纳税人的钱,为了决定一本32页的儿童书是否适合摆在图书馆的书架上。古巴流亡者所反对的卡斯特罗极权主义,在这件书籍查检事件上反而显示一面镜子,镜子里流亡者是否不自觉的极权起来?

要是『凭空想像』古巴孩子的快乐有罪,那『真实不虚』地查禁书籍恐怕罪不可赦了。偏偏萨尔曼•鲁西迪匿迹我国的《魔鬼诗篇》是我午夜梦回都想找来一读的好书啊。

(本文刊登于8/3/2009《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