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的彩虹

初到江沙,是为了帮孩子办理转校手续,前往教育部呈交文件。小地方民间衣著比较隨便,加上天气炎热,我当天穿了一条三分二裤,裤子长过膝盖,但却在门前被挡下了,说我穿的是短裤。

那一刻,我还以为衙门看守会拿件沙笼叫我套上。

结果无视他三番阻止,昂首挺胸走了进去,衙门看守也不敢怎样。

我们欲在屋前经营餐饮业,四周花草树木,效仿老外的庭院咖啡馆,但多次询问市政局申请执照,都持著「不批准也不拒绝」的態度,留下灰色地带,给予无限的「发展」空间。

官员先是表示没有「门前经营」这种执照。「那请问,是不是不能在门前经营?」官员不回答,立场十分含糊。

再三追问,他递了张表格,说你试试看吧。表格一角夹著一张小红纸,列下需备的文件。

后来呈交时,发现漏了一张叫「cucuk」的卡片,这是后话了。

官员再给我们一张小红纸,但是这张小红纸列下的需备文件,和之前那张全然不同。

我们在江沙巡行视察,发现很多「门前经营」的马来屋,卖的是马来餐。

当然也有华人例子,问及执照是如何批准的,有者说要认识人,有者小小声说:「很难申请。但是我们要『搵食』,『他们』来kacau时,只好台下解决。」

我们为人正直,不喜欢旁门左道,于是下定决心走正门,不要死在灰色地带。要是遇到不讲理的事,我们势必问责到底。

所谓「cucuk」卡,原来是伤寒症预防针的证明书。要申请餐饮业执照,就需到卫生部打针。

来到卫生部,窗前掛著一个牌子,写明打针时间为每週四10至12时。

当天有朋自远方来,一早约好,但是那天要是拿不到「cucuk」卡,申请的事就要搁一个星期了。

10点正,七名穿制服戴头巾的女护士缓缓进来,一个负责分表格,一个收集相片,其他的有的坐著,有的填填什么的,七个人做一个人的事,七个还不包括打针的护士。另有四名男官员坐在一旁,观看女官员。

一名年长护士唤外子名字,说要查看指甲。一看,不行,指甲太长,要剪。一个指甲钳轮著用,安娣剪了安哥剪,卫生部的卫生理解非常共產。

因长期弹琴,我的指甲习惯修得超短,年长护士看了一眼,还是认为太长。我纳闷,再剪就见血了,血溅卫生局,唯恐儿童不宜。

后来,胡混过去,打针之前,年长护士再三吩咐,回家要剪指甲,要戴帽子,穿围裙,穿包鞋。

朋友在家门前等著,我们只好嗯嗯嗯,赶紧走了。

(本文载于2/7/2015《佳礼专栏》凭窗下望)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