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记者拉的警报:第六次灭绝

从电影《侏罗纪公园》到《侏罗纪世界》,我们都为银幕上凶猛的恐龙捏一把冷汗,也为倒下后奄奄一息的恐龙泪眼盈眶。最近带孩子看《侏罗纪世界》,和孩子一起痛恨“暴虐龙”的无情及残酷,小孩都懂人为的“基因混合”是个坏主意,领悟到不自然的创造,随时都会致命。

这部片子快下映了,我都提不起劲看。直到我开始读《第六次灭绝:非自然史》(The Sixth Extinction: An Unnatural History),才好奇“灭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作者伊丽莎白• 克尔伯特(Elizabeth Kolbert)开篇说到巴拿马名为El Valle的一个小镇,以金蛙闻名各地。小镇周遭可见金蛙的足迹——穿花裙的金蛙、抽菸的金蛙、绣在布料上、装饰手机套等等,这种青蛙一身艳丽的“的士”黄色,带着深褐色的斑点。据知一只金蛙身上的毒,足以毒死一千只老鼠。
金蛙曾经是泛滥到有条河因此命名为“千只蛙河”(Thousand Frog Stream),但是后来金蛙逐渐减少。最初大家都不当一回事,直到有个美国研究生到此地研究金蛙。她返回美国写论文,再回到这里时,发现一只金蛙都没有了。事实上,是连一只两栖类动物都没有了。

这名研究生十分好奇,于是在不远之处设立了一个研究中心。起初,这里的金蛙都很健康,但逐渐地,它们一样绝迹了。这引起了各地科学家的注意,赶紧把仅存不多的十多只金蛙带进室内培养(El Valle Amphibian Conservation Center)。因为他们预料到,金蛙濒临绝种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金蛙绝迹呢?研究结果发现,金蛙身上长了一种属于壶菌门(Chytrid)的真菌,简称“Bd”(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金蛙的皮肤一旦感染Bd,几周内会因心脏病而死亡。最致命的是,这种真菌无需寄生于两栖类动物而生长,这表示,即便我们把所有的两栖类动物都杀死了,Bd还继续生存的好好。这表示保存中心的蛙只能在室内生存,若回归自然它们将面对Bd的威胁。

Bd从南美蔓延到澳洲、纽西兰、意大利、西班牙、瑞士及法国。90年代初,科学家好奇Bd如何散播到世界各地。有个说法是,在50-60年代,妇科医生采用非洲爪蟾验孕。话说把孕妇的尿液注射进非洲爪蟾体内,非洲爪蟾就会怀孕。非洲爪蟾正是Bd的带菌者,但它不会因Bd而死亡。当年的妇科诊疗所都养了一大缸的非洲爪蟾,也因此被运输到世界各地。

换句话说,要不是人为的疏忽,Bd就不会导致金蛙濒临灭绝。而金蛙只是冰山一角的灭绝例子,如今,两栖类的灭绝率最高。科学家也预测三分一造礁珊瑚、三分一淡水软体动物、三分一鲨鱼及鳐鱼、四分一哺乳动物、五分一爬行动物、六分一禽类正走向绝迹。


今年的普里兹奖得主伊丽莎白• 克尔伯特的著作拉起了警报。我们过量采用化石燃料,无法控制二氧化碳排放,各种发展及基因改变干扰了生态系统,导致全球气候变暖及海洋酸化。
续恐龙灭绝的“Big Five”,我们正面临“第六次灭绝”(Sixth Extinction)。若恐龙灭绝是因为小行星(Asteroid)撞击,那人类恐怕是“第六次灭绝”的小行星,成为杀死自然界的罪魁祸首了。

(本文载于16/7/2015《佳礼专栏》凭窗下望)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