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的流星花园


看到標题,你想像浪漫的景象,但我將告诉你残酷的真相。你吃芙蓉烧包,偶尔拜访芙蓉市,甚至可能在芙蓉市长大。但你不知道,离芙蓉市不远处有个原住民村,叫做Kampung Sebir。

村子住了40户人家,但有些被逼搬迁了。原因是,家里成员患上了哮喘。为了避免病情加剧,只好迁离生长了几个世代的甘榜。20年前,IJM集团在这里开矿採石。据村民代表Zurdi表示,Kampung Sebir的原住民保留地范围共161.3英亩,而石矿就坐落在保留地內。

今年9月17日5时45分,妇女Longso打算在屋外种点蕃薯。她弯下腰想挖个坑,突然一声巨响,眼见天外飞来两块榴莲大的巨石,来不及回过神就墮落她面前,地面隨之震动!她惊叫,高喊在屋外玩耍的小孩:赶紧回屋里去!

当天其他村民也目击这天外飞来的「陨石」,而它们都墮落在村里不同地方。事实上,「陨石」是石矿炸石弹开的碎块。问题是,为何州政府批准商家在原住民村开矿採石呢?

开矿的时候,Zurdi不过10岁。州政府批准开矿前,並未徵求居民的同意。村民坚决反对,但是反对总是无效的。如今Zurdi卅岁了,这廿年来,无数次的炸石横殃飞祸,令本来安居乐业的村民,每天过著心惊胆跳的日子。矿外有个牌子,写明炸石时间是中午12时至2时。但是后来时间不定,汽笛一响,地震飞石啥都来。有时汽笛没响,「陨石」就凌空而降。

有次,村长病臥床上,碎石砸破了屋顶,墮落他房里,碎块弹伤了村长。除了横殃飞祸的隱患,村里种植的水果收成一年比一年少。週遭的房子也被多年的「地震」震出裂缝,村民住在危房中。炸石的灰尘满天飞,不少村民因此患上严重咳嗽及哮喘,这当中包括小孩及婴儿。患者求医时,诊所的医生及到访的卫生部医务人员,皆表示是炸石的灰尘造成的。

20年前商家征地开矿,却没徵求村民的同意,只给村民两个选择:3千令吉或一间房子。选择赔偿的住户,必须在7天內搬走。不愿离开Kampung Sebir的人,就迁至矿外围的烂木屋。这两个条件由原住民事务处(现今的JAKOA)履行落实,本来应该保护原住民的部门,竟然出卖了原住民。

村民生活在恐惧中,尤其担心孩子的安危。Kampung Sebir村民提出三项诉求:一,关闭石矿;二,赔偿居民的损失;三,归还掠夺的原住民保留地。原住民画家ShaqKoyok在其画作上写得最心痛:「These are my people..Do you hear us now?」我们岂能充耳不闻?

图:替代赔偿的烂房子

请点击Peoples Documentary 记录短片【落井下石】:http://youtu.be/QVUJyFS3W7s

(本文刊登于24/9/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我是傻佬说…
我为鱼肉。悲。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