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到要生要死

华人,尤其是爱上面子书,或早晚WhatsApp的低头族,动輒就「加油哦!」。这话听多了发毛,所以有事没事要吾人「加油」者,吾人都回他一句:「都起价了,还加?」

「加油哦」一般上和「辛苦了」连在一起用,虽然..但是、要是..那么、不但..而且、辛苦了…加油哦,说来顺口,相互搭配,前呼后拥,简直就是天生的关联词。和「谢谢」了「不客气」一样,是种礼貌,词穷时,说了准没错,还煽情几分呢。

华人,尤其是受华文教育的华人,长期听台湾情歌看韩剧,什么心若倦了泪也干了,这份深情难捨难了,动輒就用情,动輒就忘情。煽情很廉价,不过却见效,感动过就自以为认真了。

若我们检討一下感情史,华人特別喜欢感动自己。428催泪弹一发,一群人被围剿在巷子里。突然一个黄衣小伙子喊:「可以的!我一定可以撑过去的!」女友紧贴著爱人,乱世情缘开了漫巷的黄花。

华人搞运动也很煽情,非要搞到自己很苦很累,说那些我会守到天亮守到国庆守到海枯石烂的话,然后大家都抱在一起痛哭一起天荒地老,天空突然雪花飘飘,久石让的琴声远远的。感动过就很踏实,大伙一个心眼,运动不是成功了嘛。

电视节目的主角车祸断了条腿,你眼泪就滚了下来,纸巾一团又一团。但是在面档吃麵的时候,没了双脚少了只手的人,拖著身子靠过来,伸出颤抖的手向你要点钱。你直觉地迴避他的眼神,並厌恶地挥手示意他走开。

煽情无罪,我们生活在冷酷的社会里,在不公的政治氛围之下,感动发挥巨大的力量,令人心理平衡一些,感觉舒服一点。

父母辈喜欢《读者文摘》的感人故事,到了新时代,我们不屑《读者文摘》却迷恋网络上煽情至上的文字。因为我地呢班打工仔,需要调剂没有半斤八两咁理想的生活。但是煽情是神圣的情操,批评它太政治不正確了。

煽情是一颗蓝色药丸,为我地呢班打工仔壮壮阳。只是搞来搞去都是情绪游戏,辛苦了,加油了,成效未知,却烧死不少人体细胞。

我的饶舌朋友唱情歌调侃,「爱到要生要死,爱到无晒自己,平淡慨爱情爱到不识处理,爱到自欺」,唱罢大伙一起摇头笑。要是看到这里你不明白摇头的含义,那或许是时候检討自己的爱情了。

有个小朋友说,本来喜欢听要生要死的中文情歌,怎知日子不如意时听了就想寻死。后来改听饶舌歌曲,命,算是捡回来了。

(本文刊登于6/9/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