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身正反派


曾经,我的世界里没有纹身的人。我所见过的纹身人,都是电视电影的角色。这些角色不是反派人物,就是外星人。是的,纹身的人对我而言是坏人,或者是外星人,总之他们不属于我的世界。

后来城里的商场开了一间纹身店。我很想看看里头的样子,但是玻璃橱窗满满的相片,把两个世界隔开了。这些都是纹身图形的图片,骨髏、展翅的老鹰、心型和LOVE的字眼等,看得眼花繚乱。这样的店越来越多,我经过时多望了几眼,好奇那一边的世界究竟发生著什么事情。

我这样生活了几十年,其他人也这样的过日子。纹身与不纹身的人,一辈子无需交匯。直到中年的有一天,我认识了几个小朋友。这些小朋友大部分纹了身。第一次吸引我的纹身,是一双脚背。左脚背纹了左翅膀,右脚背纹了右翅膀。这是小鸟的翅膀,它们气势磅礡,有一股老鹰上腾的傲气。这鹰翅的主人是个舞者,一个双脚展翅飞翔的舞者。

后来我认识他的朋友,和他朋友的朋友。LAN-C手上纹了破旧的卷轴,密密麻麻写满了圣经。他卖杂饭,有空写词饶舌。他不是信徒,却喜欢圣经里的文字。

卖Streetwear的Mishiyan虎背熊腰,纹身师总盯著他的背打主意。他说他要搵食,所以纹身部位都藏起来了。所以这种纹身很自我,绝不是纹给別人看的。

阿豪的老婆Sam娇小玲瓏,前臂纹了五顏六色的汽球,繫在舵轮上。阿豪说那是自由的符號。Sam另一只前臂纹了几个字母,谁也不懂是什么暗號。她不肯透露,看来那是Sam和自己的对话,或者是瑞士银行密码。

这些纹身朋友都很正派,他们纹身都有自己的理由,无论是为了美感、励志或是一个时期的印记。

想起砂州原住民精致的纹身,纹身的人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檳城的纹身师Loon告诉我,目前保留了歷史最悠久的纹身,是埃及的木乃伊,当时只有皇族才够格纹身。

Loon的客户大多是20至40岁的华人,最老的80岁。也曾经有个洋人母亲带了13岁的儿子找他纹身。我总是想不明白,难道纹了身不会反悔吗?Loon笑了,说这好像准备谈恋爱,难不成还未开始就担心以后不喜欢怎么办吧。

也许就是这样瀟洒的態度,Sam说她不会后悔。一生一世?她猛点头。我不得不讚叹纹身者的勇气和决心。

至于黑帮,听说那是n年前老大们的玩意了,如今搵两餐的靚都很低调。而渗透于社团或政界的,即使纹了身,警察也瞧不见啦。

(本文刊登于18/9/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