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没有嘻哈文化?


有些读者读了我上一篇文章,非常惊讶。「什么?大马居然有嘻哈文化?」若一个多月前读自己的文章,我也会惊讶。更何况,当时「嘻哈」对我而言,概念十分模糊。现在回想起来,不得不「感谢」MTV频道塑造的商业楷模:嘻哈就是外表、名牌、帮派、哟哟及脏话。

甭说,MTV塑造的这个刻板印象,我buy,所以妈妈寧可女儿贴了满墙的王力宏海报,也不愿她喜欢上嘻哈,或者对妈妈而言是,那些黑人帮派饶舌歌曲。

我曾经以为,嘻哈就是饶舌,仅此而已。除了流行乐和「本地创作」,大马何时嘻哈过?

在两周前的「现代大马与中文嘻哈」交流会上,有幸遇见了慕名已久的Manhand队长,BeeMan。Manhand算是比较幸运的乐队,能走进商业;同时也算不幸,因为后来乐队本身对迁就市场的作品,反而不太满意了。

我说慕名,其实是恭维的话。事实上,慕名是最近认真听了他们的作品后,问他觉得大马的嘻哈文化风气如何,BeeMan斩钉截铁一句「大马没有嘻哈文化」,就叫我顿时说不出话。

因为这一个多月里,我飢渴地搜索本地饶舌乐队及歌曲,认识了MoBeat、DoubleCall、Evybody、墨音乐、Ching it out的队员,从而发现强而有力反映大马社会的歌词,那是多么兴奋却痛苦的经验。大马除了风花雪月及以个人为中心的歌词之外,原来有MoBeat的粤语饶舌歌词如:

「先进唔先进已经唔再重要/宜家最重要慨係边个需要/为左发展破坏文化根底/一间又一间慨毒厂排队黎摧毁/究竟我地需要一个点样慨家/种瓜得瓜最后会栽出点样慨花/破坏环境到处都有祸害/最后要俾细路一个点慨將来」

但是我痛苦,因为很多这样的歌在过去7年里浮游于网上,没有商业宽阔的臂膀偎依,它偶然被发现,通常被忽略。

霹雳男孩兼编舞者ZeronLee告诉我,巫裔朋友对嘻哈文化的態度与华裔不同。巫裔父母寧可孩子浸溺于嘻哈,也不愿他们追崇摇滚。他们认为嘻哈是健康的,摇滚反会带他们走上嗑药的路。

同样的文化,两种看法。所以我不甘心,即使超龄也阻止不了求知慾。继续搜索之下,反现嘻哈文化的四大元素:饶舌、打碟、霹雳舞及涂鸦,在大马都有人才,而且人数不少,作品不凡。

大马之所以还没有嘻哈文化,是因为四大元素尚未组织起来。若有朝一日组织起来加以发扬,嘻哈文化作为次文化的一环,足以淹没主流了。

图:「现代大马与中文嘻哈」供图

(本文刊登于10/7/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