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君子动口不动手


饶舌歌手唱「我就系diss你,咪再讲三讲四」时,你是否好奇啥是「diss」?在嘻哈文化里,「diss」是为了某一件事或课题,透过饶舌的方式爭执。它像是两个候选人,站在台上各自的位置辩论。 不同的是,「diss」是有节奏和押韵的说话。饶到节骨眼上时,如Tallen以「成日话见首相,咪又系得只讲字」调侃黄明志,听者挠到痒处,笑到合不拢嘴。

只是饶舌在大马未成气候。30岁以上的人,痴望著美国MTV的群乳,以为饶舌歌手就是宽大的衣裤、粗金链和用F字母问候的小子;以为饶舌来到大马主角换了个小混混,除了黄明志,还是黄明志。

因为被黄明志污名了,我们从此错了大马饶舌。

2012年中,大马饶舌歌手合Rap了一首We Love Fucking Namewee上载YouTube。15个乾净的男生对著镜头笑呛,不屑黄明志的「污言猥语」。用嘻哈的说法,就是「diss」黄明志和他的粗话。

McBigCow:「远视的人通常都无法近视/远大利益总淹没了所谓的心志/反对的声音听了很不是味道/不要说他人是黑特(hater),无聊的卫道/当面的责备,你则罪怪这些动作背后的心是黑的/也不听劝告/不骂脏话,追隨你的不怕上苍骂/下半辈子子孙中指敬你不怕爸妈吧/希望这所谓的態度不是为了填押韵/就好比所攻击的教育填鸭,逊!/取宠,娱乐圈里数不清有几种/要艺人充当勇士,都还几讽刺/你討厌道理討厌关心你的给你惩治/啊哈,你不过只是「畏」道人士。

Rap的创作模式有別于流行乐,后者写词、作曲、编曲、歌手等,各有专人。饶舌歌手却各自数落批判,音乐的角色反而不重要。而「Freestyle」饶舌,就是歌手在没有准备之下,现场即兴创作。这一点和爵士乐的即兴演奏相似,与其重复詮释他人或自己的作品,演绎Rap和Jazz都需要急智和扎实的基础,无论是形式或內容,才能隨心所欲。

饶舌歌手和爵士乐手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同队伍彼此合作擦出新的火花。比方说「Double Call」的McBigCow和「Dynasty」的Mojo及Noyz合作一首「自我先生」,说自我先生很ego,「结果谁又当了他的hater/因为惧怕別人比他greater/总之其他高见是废的/为了鉴定己见是对的」。歌词具节奏感,唱法有时代感,说的深入社会,表达具有內涵。

身为升斗小民,吾人对饶舌文化情竇初开,全拜饶舌歌手「君子动口不动手」之风所赐,君子说话比评论人呛,道理比博士们强。

(本文刊登于12/6/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