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Bonzo年的烟霾

1987年,美国前总统里根在法庭上一共说了88次的「I don't recall」及「I can't remember」,当时他为美国政府向伊朗出售武器的收入用于支援尼加拉瓜政府武装一事作证,从此沦为笑谈。

里根8个小时內一口气说了88次的想不起,刻骨铭心,叫「善忘」如此地难忘。

里根在位的那些年,是美国人所谓Bonzo Years,疯狂的年代。话说里根1951年在一部《Bed time for Bonzo》的喜剧电影里饰演教授。里根「猩爸」试图养育一只名叫Bonzo的黑猩猩,教导它人类的伦理道德。

里根出糗,人们把他联想成Bonzo猩猩:荒谬、荒诞,还有一点点的荒唐。

我们和里根没有一根毛的关係,但是我们和里根有一个共同点:善忘。

自我懂事的1997年开始,烟霾几乎谋杀了我们的理性。我们开始对口罩產生兴趣,从款式选购到怎样穿戴,说起来比胸罩还有研究。我们疯狂收集储藏,深恐市面一旦断货,我们瞬即断气死亡。

我们听说谁谁哮喘病发,又有谁谁支气管炎发作死了。我们神经紧张,肺部还未感染却已经被偏头痛折磨得抬不起头来。

林林总总如烟霾,来得凶,去得松。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邻国的野火总是烧不尽。API高时我们赶紧施压:印尼政府怎么什么都不做,大马政府究竟在做什么,新加坡政府打算怎么做,都是我们每天的话题。大家的数学突然变得很好,心情跟著数字起落。

十多年后,林火还是林火,烟霾还是烟霾。从新国官员登门拜访到大马首相致函苏西诺,从朝野赴领事馆请命到老百姓烟霾中拉布条,从卫星图片到8大公司名单,从森纳美涉及到森纳美不涉及,这些官那些宦都不表现马虎,这就是当官的基本功夫。

1997说过了大马公司涉及印尼烧芭,2013还是说著大马公司涉及印尼烧芭。十多年长情不变心,不知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是从来没有诚意。印尼说「马新心知肚明」,表明甜头分享后在外头嚷嚷,没绅士风度。大马很委屈,表示没法子对付这些大马公司,不明白为什么印尼不对付他们。

猴戏耍到最后,我们人民都知道,从1997到2013,我们都「心知肚明」。但是当风向一转,新国看到了蓝天,柔佛开始下起雨,檳城滴滴答答,吉隆坡雷声比笑声灿烂。这个时候我们恨不得一切沦为过去,不要想起,最好忘记。既然我们都don't want to recall了,你说谁求之不得啊。

(本文刊登于27/6/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