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烟霾有约



每年烟霾从不爽约,说好要来就来,分別是有时淡淡幽情,有时热情如火。

7年前本地几位饶舌歌手针对1997年的烟霾写了一首「南洋大雾杀人事件「(http://youtu.be/ozHZXoq2cvE)上载YouTube,张开口就唱:「Beribu-ribuan terima kasih Indonesia」,无奈中有一股怨气,印尼不做什么,我们能怎样?

是的,当年我们都怪印尼,也有说林火是无可避免的自然现象。

如今虽然不再是谜团,但具体的依然捉摸不定,忽远又忽近。

印尼、新加坡和大马官方的反应也无惊无喜。印尼表示这不是他们要的,很便利地把责任推卸给弱势群眾,世世代代以森林为生活核心的原住民。这些人在烟霾中无处可逃,还无端端挨了一棒。但是我们都知道,如今烧芭是为了使土地肥沃,以便种植油棕。原住民永续的耕植方式,绝对烧不起这东南亚大烟霾。

大马的姿態一如既往,迷失在烟雾中,少出门多喝水的叮嚀就是官方的善意对应决策。

欣慰的是,新加坡政府这次坦然面对,提供卫星图片于印尼官方,以便確认涉及热点的公司。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如果確认名单里有新加坡公司,官方將会採取行动。他也鼓励印尼签署东盟跨国界烟霾污染协议。

「系唔系要发生一D事/我地至会去关心我地身边果件/希望今次不会爱得太迟/送比你地珍惜呢两个字/烟雾事件其实可以好正面/唔好甘自恋坐繫个井望天/唔好將自己个头崆系窿里面/每件事有两面/好坏系你自己去选。」饶舌歌手Hour Tan 7年前苦口婆心,无奈「好正面」始终「好负面」。

马来西亚棕油协会否认在印尼烧芭,大马环境局也致函印尼环境部「表示担忧」。政商勾结的戏码来来去去,不外是「否认」及「推搪」两出戏。如今歌不妨换个方式唱:「Beribu-ribuan terima kasih semua kerajaan」。

即便如此,李显龙的话语与新加坡的烟霾却是国际的关心。新加坡烟霾经英国《卫报》与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使得印尼不得不採取行动。

23日《星报》报道,印尼环境局已揪出涉及烧芭的8间大马公司,把名单列得一清二楚,並表示当局正在调查另外14间公司。「如果有足够的证据,我们將把这些公司控上法庭。」

大马政府与其「闪闪缩缩」,会不会对名单上的公司採取適当的行动,阻止这些公司继续破坏环境及人们的健康?

当官方都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反应时,我们就要看「苦苦追究」是不是大家的精神了。否则风向一改,烟消云散,就一如既往,忘得光光。
(本文刊登于25/6/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