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


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他说。针对若来届大选民联成功执政,民联会否解决目前大马的公害问题,准备解决多少公害问题,而作出的回答。假设改朝换代成功,人民期望民联作出多大的改变,改变什么,和怎样改变,「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他如斯回答。

他,未必是一个特定的人物,而是绝大部分欲改朝换代的大马百姓。这是国阵执政55年训练出来的气度,即便我们已经无法容忍,但只需换掉,新政权只要比旧的好一点点,我们就满意了。

从「人民记录电影」发起《反五毒除公害》纪录片拍摄与放映活动开始,我们的意愿就是希望把各公害课题带到各地,让即使没有网络服务的群眾也能瞭解各种问题。

我们突破大部分媒体的选择性报道及屏蔽,与乡镇的居民乃至于砂州內陆的原住民交流,为的就是提高公害危害的意识与知识,让这些人自己作出决定,他想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並准备如何付诸于行动,来阻止与改变肆虐的公害计划及工程。

相信许多反公害组织一致认为,在反公害这个前提之下,改朝换代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政权转换后,为目前失控的各巨型计划,作出严格的审查与评估,进而决定在技术上改善或终止计划。

反公害掀起了热潮,人民响应,民联也与时俱进反起公害来,这是可喜的现象。

民联代表作出反公害承诺,不费吹灰之力。男人说:「我爱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女的默默点头,海誓山盟,海枯石烂。不到3年,男的另结新欢,女的鬱鬱寡欢。

故事总是这样开始和结束,但是感谢国阵政权的锻炼,我们勇于反抗的时候,却不敢要求替代的一方。

「要求」的力量日渐薄弱,我们反抗的时候,却以为自己强大了。事实上,我们缺乏安全感。捉住浮木时,深恐「要求」就影响改朝换代,「要求」就为难新政权。我们甚至认为,最好改朝换代后,才来討论这些问题。所以走到提高人民意识的时候,我们就止步了。

在「只要做一点点就好了」的人眼里,稀土厂之外的其他问题,都是可以容忍的。

这包括了灭村灭族,以及重工业未採取安全措施,导致居民罹患癌症及其他病症等,这些,都可以容忍。只要改朝换代,大马今后歌舞昇平,居生处乐。

我们有意识,但缺乏知识。我们愤怒,但我们纵容。我们抗议,但不敢要求。是我们其实不关心,还是很龟毛呢?
(本文刊登于29/1/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