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可乐换百事可乐



112人民崛起大集会和以往的集会不太一样。

最初民联发起號召各界人马参与的时候,讯息有些混乱。也许是太多项诉求了,导致焦点不明確。尤其是华裔社会,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所以对112的活动有点冷漠。但是,据说巫裔朋友的反应比较积极。 也许是因为伊斯兰党与公正党的政治影响力,而非如华裔群体主要以净选及反公害为主,巫裔的集会动机是政改,所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诉求,反而不是参与集会的主因。

为什么说112人民崛起大集会和以往的集会不太一样呢?一直以来,大集会皆以黄色、绿色或黄加绿为主。而绿色则以反莱纳斯引领先锋,无论口號、標语、横幅、大旗和T恤衫,及大眾对绿色课题的认识和关心,一般上限于反莱纳斯稀土厂。

改朝换代解决问题?

但是112这一天,默迪卡体育馆除了绿衣黄衣,还见黑衣红衣橘衣等,支持著各种不同的课题,如减低石油税、保障垦殖民的土地拥有权、女性地位等。手持的標语从除了能概括各公害课题的「终结公害计划」,到社会主义的「公平平分財產」,至主张言论自由的「还我媒体自由」,乃至女权至上的「女性引领改变」,及保护文化遗產的「捍卫苏丹街」等,我们终于看到了平衡的现象。因为在这个集会,大马人民所有的不满以及承受的不公平对待,都能够一次发泄个够。

我必须再次强调「终于」这两个字。毕竟,在无数个绿色集会中,反莱纳斯以外的团体都「非常努力」才能爭取到发声的机会。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的丘雪梨于「绝食100小时」的活动后,在面书上发帖:「为什么讲到公害你们就只想到莱纳斯而已?山埃採矿让很多人生不如死你们懂吗?政府就是看死大家都健忘,才会不予关注。」绿色苦行过后,也有砂州网民表示,为什么全程苦行的十多名原住民,无法获得大家的关注。

讯息想必传达出去了,民联也听到了。终于在112这一天,各非政府组织支持民联改朝换代,並获得在台上向10万人发言呼吁的机会。民联给予的,它得到了。十万人的支持,即使不到大马人口的1%,它算是民联的定心丸。

民联停止公害计划?

这一天,虽然各標语都很有意思,但艺术家兼社运人士Fahmi Reza的標语最有趣。它写著:「WE WANT REAL CHANGE AND REAL DEMOCRACY, NOT A CHOICE BETWEEN COKE AND PEPSI」。你可说它標新立异,但是不能否认它隱含著人民的一些忧虑。

从709到428,甚至大大小小的绿色集会,许多人都认为改朝换代后,一切问题就解决了。贪污,搞定。公害,搞定。教育,搞定。弱势群眾的权利,搞定。言论自由,搞定。等等,都搞定了。但是如今第13届大选近在眉梢,有些人就多想一层,有什么法子確保民联实践它的承诺?

从「112人民崛起大集会」民联领袖发表的宣言,我们发现,集会前发佈的8大诉求里说好的「停止公害计划」不见了?这个宣言的10项诉求里,唯有一项勉强可以和反公害扯上关係的,就是第6项:「要求乾净和健康的环境」。但是各位看官,您是否和我一样,认为这一句「要求乾净和健康的环境」太过笼统含糊了呢?

在这之前,我曾著文恳请黄德马首为瞻,和各反公害团体起草一份《绿色宪章》请民联三党领袖签署,把全马面对的各公害课题,一条条列明清楚,要求民联一旦步入布城,实现停止这些有害工业,包括东马大坝工程,並立宪禁止引进有毒工业和建不必要的大坝。

许多人举手赞同,有些人则认为多余。认为多余的部分原因是认为「绿色苦行」后,几个民联代表已经在独立广场的「人民会议」上,承诺(1)取消莱纳斯稀土厂;(2)停止其他损害与高污染计划;(3)確保永续与符合地球的发展计划。

但是112这个重要的日子,民联宣言里的10项诉求,数不清的公害课题居然以一句简单的「要求乾净和健康的环境」,就了事?承诺究竟算什么?

反公害的大马子民被公害累坏了,患上皮肤病、气管炎、甚至绝症的人数,我不敢算。被大坝工程逼迁,而后並无安顿好的原住民,生计成了问题,更有人因环境改变上吊自尽。这事,我提起就心酸。接下来还有稀土废料的辐射担忧。

在这里我再次恳请各公害团体重视民联如何实践承诺这一件事,在大选前联合起草《绿色宪章》请民联三党领袖签署,以保障所有的心血与对改朝换代的支持不至于泡汤。因为大选一过,我们就失去了筹码。

万一真的可乐换百事可乐,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又得从头开始。说实话,我累了。你呢?
(本文刊登于14/1/2013《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moot说…
还有隐形的公害大家还没注意到。
马来西亚“汽车化“空气污染下的超微细飘浮物 PM10 和PM2.5 等问题, 还没公开出来。
草夫说…
不要roti canai. 换上一盘rojak, 那一种配料,你会比较喜欢?是belacan ,还是黄梨,还是蕹菜?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