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一部泰米尔片


我们决定去看一部印度片。我们告诉售票的小姐,tickets for《Kumki》please。巫裔小姐迟疑了一会,问道:「你们要看《Kumki》?」「是的,why not?」我说。「《Kumki》是泰米尔片。」「唔。」一副有啥大不了的样子。 她觉得我们在逗她,不过还是例行公事:「两张票看《Kumki》对吗?」「两张成人票,一张小孩。」她探头看看柜台后的小孩,笑了。

我们像是恶作剧的顽童,不过不是作弄了售票小姐,而是花钱和自己开个玩笑。我们先警告小孩,你不可以问问题知道吗?因为影片里讲的都是泰米尔话,你听不懂,我们也听不懂,你乖乖看就是。小孩猛点头,「什么是泰米尔话?」

为了让一出泰米尔戏之行更完美,我们到书店买了一本儿童印度故事书给小孩,坐在咖啡厅讲Vishnu如何投胎成Krishna杀死魔鬼Kamsa的故事。小孩吃著巧克力蛋糕,听得津津有味。营造气氛成功后,我们进戏院很期待很期待地等待第一句阿呢呢,一只异国风情的野象,和英文字幕。至少国文字幕,我们心想。

戏院里坐满了印裔朋友,除了各別手机发出的亮光,戏院里感觉上黑黑的比较暗。几个观眾好奇地望过来,笑笑。奇怪,怎么到印度旅行都没这么陌生过。看法文片德文片伊朗片,从来没有人相互对看,然后猜想这个傢伙是不是脑筋有问题。

电影一开始先放映一段抽烟与饮酒有害健康的广告,显示发黑的肺,和一团难看的人体器官。然后广播员正襟危坐(纯属凭空想像)地以泰米尔语和英语告诫观眾,抽烟致癌,饮酒伤身。

接著,影片中一旦有个演员燃起一根烟,银幕上就打了一行字:「Smoking may cause cancer」。要是手里一瓶酒,就打著:「Drinking is injurious to health」。

原来看泰米尔片是一件提心吊胆的娱乐,除了唱歌跳舞悲情之外,我们都需警惕自己的健康。当时脑子闪过一个念头,本地导演在关丹取景时,不妨打上字幕:「Lynas may cause cancer」。黄巧力若在武吉公满拍摄我来自新村,可打上「Cyanide Gold Mining is injurious to health」。

除了「tambi」之外,都不懂演员说什么。这时候表情与动作取代了语言的地位,才发现我们华裔已丧失了应用肢体表达情绪的能力了。片中主角恋爱的时候,他的手舞足蹈让我反省,如果有天我哑了,是否能够用肢体动作表现我的兴奋呢?

可惜泰米尔片没有字幕,因为它不是法文片、德文片、伊朗片或日文片。

(本文刊登于31/12/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