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兴奋剂



转了几个台,收音机的节目都是节奏急迫的说话声,扭关了,她望着窗外重复的景色。回家乡的路途有点长,有点累,和他的表情一样,和他俩的感情一样。

他俩开着小型房车,回家乡把小孩接回家。在一起13年了,原本想着小孩学校假期住公公奶奶的家,他俩有充裕的时间,寻找往日的热情。结果一周过去了,日子一样平凡。有天她沐浴后换上宽松柔软的短裙,刻意不穿内裤和他一同看电视。他投入地看着荧幕的上打斗镜头,她把他的手搁在她下腹,他对着荧幕评了几句什么她想不起了,不过那一晚他熄了灯很快就打呼。睁着眼,天花板显得特别空白,她的手指不自觉地往下身蠕动,枕头沾了一颗泪。

车子在烈日下行驶,他建议拐进附近的小镇喝杯茶提神休息。她拎了小提包到咖啡店后面找洗手间。经过烟熏的厨房,迷蒙中瞥见一张黝黑的脸庞。对方恰好抬起头,她心跳加速,似曾相识的脸庞,认识吗?

穿过窄窄的走廊方见洗手间。她一手掩着鼻,忍着难闻的气味解决了憋住的难受。赶紧弄开门,仓促踏出洗手间时与一个胸脯碰撞,惊吓之下发现又是他。他挡了路,却没有移开的意思。那一刻她显得那么的脆弱和无助,排泄物的气味与男人的汗味混在一块,她想推开他,却感觉到肌肤的温度。她很厌恶,却很喜欢。

他冷笑了一声,闪开一边,让她擦身而过。慌张地回到丈夫身边,“怎么这么久?”“肚子疼。”也没多问,喝了茶继续上路。

她的体温一直都无法下降,开着车的他看着前方,她碰了碰他双腿间。他表情不变,她继续厮磨。然后她把手抽回,解开胸前的纽扣,缓缓地搓着自己,轻轻呻吟,仿佛车外没有其他的车,车里只有她一个人。

突然他把车子停在路旁。“下车。”他挽了她的手,跨过高速公路的栏杆,穿过重重的茅草,太阳刺痛她的肌肤,汗流在胸前的谷间。恍然间才想起解开的纽扣,立刻把手护着胸,跟着他,完全没有头绪发生着什么事。

高速公路旁是高高的岩石,他拉着她,进了山洞。一阵寒意袭击,他扯下她的衣衫,把她推到岩壁上,疯狂地吮吸她。她的沉寂苏醒了,她的热血沸腾了,她的女性荷尔蒙淹没了她的知觉,她的呻吟在山洞里变成了重重回音, 仿佛13年的热情聚集在山洞里淫乱。

(本文刊登于《HQ》专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