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是人民权利或政商交易?


大家是否留意到,大马几乎半数以上的住宅都各別安装了滤水机?这东西可不便宜,而且要定期清洗。比较便宜的滤水机则要时常更换滤芯,算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至于负担不起滤水费用的人,只好忍受水龙头时清时浊,欲哭无泪。水本来是人类的基本权利,但是为何我们需要花费更多钱「买」乾净水呢?

雪州水供公司声称水荒危机,却拒绝公佈详细数据。雪州政府欲接管水供公司,这个意愿不难理解。民联执政的雪州频频发生制水问题,影响人民日常作息,不得不出外「挑水」,劳神伤背,苦不堪言。但是民间不解,以为雪州民联政府办事没效率。其实,雪州水供公司的撑腰者,別无他人,正是巍巍的中央政府。这表示,开关水龙头的权力,最终回到中央政府。

雪州水供公司声称,雪州的储备水已经接近零。接近零?有趣的是,根据雪州大臣办事处的调查显示,雪州水供公司输送43亿3300万公升的水,水供用户消耗的仅仅是29亿4400万公升,那是约67%的输送水量。那剩下的33%呢?很抱歉,这13亿8900公升流失了。怎么流失的呢?被偷了、从破裂多年未经维修的输水管流失了、从人民的口袋流失了,从人民基本权利的手中流失了。

雪州缺水现象,究竟是天意,或者是人为?

从调查数据我们发现,若雪州水供公司维修破裂水管,爭取回流失的33%水量,雪州就无需闹水荒。儘管如此,中央政府已经同意兴建第二冷岳治水厂。慕尤丁指出这项计划的重要性,以防雪隆及布城在2014年面临缺水危机。

毕竟,这个耗资90亿令吉的第二冷岳河滤水站计划(Langat 2)工程合约,是一块肥猪肉。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牙哥指雪州水供公司的「水荒」之说,是有心人故意製造的假象,以便取得肥猪肉工程合约。

无论雪州水供事件多么的错综复杂,归根究底一句话:「水」作为自然资源,如今被当作商品出售,並成为政治武器了。

如果自来水由政府接管,它就应是不牟利的公共服务。但是自来水一旦被私营企业接管,它就是一种买卖的商品。

水是人类基本权利

地球表面虽然70%是海洋,但是淡水仅佔2.5%。而这2.5%的淡水,有7成冻结在南极和冰河中,所以实际可以利用的水资源只佔总水量还不到0.5%。

要明白,水並非大地无限量的供应,相反的,它一天一天地枯竭著,水源趋近使用的局限。地球目前面临水资源危机,因为人类耗水量大,加上工业污染,能用的水越来越少,缺水的问题越来越大。

大部分国家的自来水处理和运送有政府提供,这样的公共服务不以牟利为目的。但是若被私营企业接管,水就变成了商品,宗旨变成牟利了。有些国家向跨国自来水公司出售水权,滥用水资源,导致当地的供水系统失控。

雪州水利的两个问题是:一,有没有必要耗巨款建第二冷岳治水厂?或者,雪州水供公司维修破裂的输送管,挽回流失的33%?二,「水荒」是真相,或者是谎言?

若雪州水供公司在管理和服务方面表现欠佳,就是时候重新將私营化的自来水系统服务收归公有,由雪州政府接管。目前,全球各地对水利私营化的抗爭越来越剧烈,夺回水价和分配的控制权。

南非的约翰尼斯堡一个小镇,水利公司无理提高水价,导致一些贫民无力负担水价而遭停水。结果居民组织起来,拆掉水表以示愤怒。美国伊利诺伊的小镇亦在两年的缠讼后,举行全民公投,结果在75%居民同意之下,市政府买回供水系统。

「水荒」是真相,或者是谎言?7月间刘天球所言,走访雪州境內7个水坝后,发现储水都在满水位。于是雪州政府暗中派员调查,发现所谓的「水供危机」主要有三大要素:控制水管的气压门年久失修、人为造成低水压,和雪州水供公司故意在一些特定地区降低水压製造「水荒」。

回到民生根本问题,自来水非用过滤机过滤已经变成理所当然,但事实上是吗?若雪州水供公司在管理和服务方面表现欠佳,即使建再多个过滤厂,流失的水会更多,渗入水管的杂质继续污染,水价也掌控在水供公司手里。

无论是为了获得工程合约,或作为政治武器,水供不应该成为政商交易的武器。水是人类的基本权利,若雪州水供公司水资源管理不当而导致水环境趋劣,请把水权利归还州政府接管,不要再利用水获利了。

(本文刊登于31/8/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