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边加兰人的一封信


亲爱的边加兰朋友:

也许你们笑我老土,而我向来都瞧不起以信函为文体的文章。但是,我有好多话要和你们说,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写在我的专栏。可惜的是,边加兰买不到《东方日报》。信能否传递到你们手中,就要看造化了,无论如何,我依然抱着希望。

写信的冲动是从看了一则新闻开始的。这篇全版报道刊登于201283日《中国报》柔佛版主页,题为【石化计划炒高屋价】。报道写着:“综合石化工业进驻边加兰,令泗湾岛房价及地价平地一声“涨”,狂飙超过一倍,村民有“价”却不卖,买家有钱买不到。”

我看了很生气,因为凡是了解RAPID计划是怎么一回事的人,都会为泗湾岛居民打抱不平。根据目前柔州政府征地计划,泗湾岛暂时不在22500英亩的征地范围之内。但是,泗湾岛不是岛,当它被面积等同于2万多个足球场的重工业区包围时,住在泗湾的你一早打开窗,放眼就是高高的烟囱和黑黑的天,试问,你还住得下去么?

台湾反国光社运人士林进郎访边加兰时,邀请边加兰人去台湾云林县一趟,参观营运了十多年的六轻。进郎兄说:“你们去了就知道,四处空气都酸酸的,很难受。”

记者采访了四个居民,一个说去年中进行买卖手续时,收到买卖被冻结的信函。一个说她没钱买屋子,希望有关当局迁移他们时,能以低价购买新屋。另一位欠债要卖房子,也发现房子被冻结了。最后一位说投资者都是外来的人,边加兰人根本买不起。

但是记者写道: “受访者指出,泗湾岛房地产充满潜能,村民也看准这一点,有者只租不卖,有钱都买不到。”稍留意,就发现其中的矛盾。试问被冻结的产业,如何“有价却不卖”呢?

这篇报道让不知情的读者看了会这么想:一,石化计划惠及当地居民;二,边加兰人都想卖房子(或不想卖);三,边加兰人很缺钱。

这三点都是非常错误的观念。首先,若石化工业惠及居民,台湾何必千辛万苦赶走国光石化?台湾从1968年一轻、1975年二轻、1978年三轻、1984年四轻,一直到1998年六轻,整个岛屿被石化工业重重包围。研究已经证实,石化工业严重污染了土地、水源、空气,还破环境生态、危害健康,导致工业区周遭高癌症发生率。因为这样,台湾才拒绝八轻国光石化。
先说第三点,关于“边加兰人很缺钱”一事。90%边加兰人捕鱼为生,根据RAPID详细环评报告指出,渔民月入3千令吉到9千令吉以上。拜访边加兰时,当地渔夫亦表示,只有出海一趟,回来至少有几百令吉收入。除非环评不实,否则边加兰人的生活很安逸,何来缺钱之说法?

至于第二点“边加兰人都想卖房子(或不想卖)”,就毋庸多争议了。受访者一个说法,记者的结论又一个说法,究竟是想卖还是不想卖,我想记者至少应该弄清楚了才下定论吧。
简言之,这篇报道称不上佳作,而且不分轻重,随便下结论,误导读者。但是,就是因为这篇报道刊登后,我才发现边加兰仍然有一些人,不知道征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的朋友甚至误会,以为如报道所言,土地炒高了,他们就发财了。

边加兰朋友啊,你们当中有的十分积极地反对RAPID 计划,为了捍卫边加兰与保护环境生态,不惜牺牲很多东西。但是朋友当中,有的则十分消极,认为无法阻止被这庞大的巨兽吞噬,最终一定要搬迁,不如趁机索取更高的赔偿。有的自认“现实”却很天真,认为能够拿了赔偿,而无需搬迁义山。

边加兰的朋友,政府将引用“1960年土地征用法令”征用边加兰居民的土地。在“1960年土地征用法令”之下,只要政府认为发展是为了“公共用途”、“有利于国家经济发展”、“采矿”,或“作为农业、商业、工业、住宅或休闲公园用途”,就可征用人民的土地。政府引用这条法令的例子很多,除了苏丹街征地之外,1990年初,吉打州Kerpan的农民亦在同样的法令下,为了发展国家第三大综合养虾园而被逼放弃土地。

14年前,砂州巴贡水坝移民土地被征用。当时,砂州政府承诺赔偿住屋和农作等。14年后,除了一小部分居民,几乎全部都未获得赔偿。不但如此,他们需要掏钱购买新居,而迁居的土地不宜耕种,移民因此变得更穷。借鉴巴贡,警惕边加兰。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征地的例子,全世界比比皆是。美其名的“发展”,最终总是破坏生态环境。移民迁居后才发现,迁移后社区分散了,凝聚力瓦解,最终投报无门,下场郁郁寡欢。

RAPID计划这么一个大规模的石化工业,将会带来严重的环境生态污染。如今填海工程开始了,虽然其他部分还未动工,但是边加兰Santi河的湿地已经看不见湿地的惯常动态,反而静寂得古怪异常。这是一场生态浩劫的前兆,也许你不知道的是,破坏已经开始了。

边加兰朋友啊,你们抗争的意义不止是捍卫家园。除非边加兰人和全马人民采取行动,否则这将延续成全球环境、生态、人权的灾难。允许了一次吞噬,下一次就理所当然了。承诺的就业机会是虚幻的,渔民农民怎么可能到厂里当技工?经济发展是遥不可及的,因为最后惠及的不过是利益集团。我们需要鼓励有益生态环境的永续发展,而非高耗水、耗能、高污染的石化工业。RAPID的各石化厂一旦开始操作,将释放多少碳?用多少万公吨的水?台湾六轻厂一年内发生7次爆炸引发大火,你说这样的工业要牺牲什么?值得吗?

不要以为你们没有办法,要记得大地是我们的。印度拯救那玛达河运动战歌这么唱:

森林和土地是谁的?
    我们的。它们是我们的。
木材和燃料是谁的?
    我们的。它们是我们的。
鲜花和野草是谁的?
    我们的。它们是我们的。
那些牛是谁的?
    我们的。它们是我们的。
那些竹林是谁的?
我们的。它们是我们的。

边加兰朋友啊,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有毅力,只要你相信,只要你看着孩子的眼眸,只要你不接受赔偿放弃土地,我们会和你站在一起,对抗一个皇室不允许边加兰人说的字眼:雷劈。

老天有眼,吞噬大地,天打雷劈!

杨艾琳    
201288

(本文刊登于12/8/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匿名说…
希望边加兰的居民们反对RAPID 计划的抗争是为了环保,是为了下一代能有良好的生活环境,而不是为了争取更高的赔偿。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