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Fear,No Boundaries

对每一个环保课题,不同阶层和领域的人都有不同的认识和理解。对一般人而言,环保是垃圾分类、拒用保丽龙、自备环保袋、把水龙头关上、收集雨水浇花洗地、买有机菜做酵素回归自然。全球气候变暖是一个比较遥远和庞大的问题,毕竟,我们还活得好好的,下班可以唱K上面书。

但是,自从日本核泄漏的事件发生后,大家觉得问题靠近了一点,至少事情发生后,生鱼片销量下跌,人们主动和海产保持距离。即便如此,善忘是人类的美德,过了一段日子,到餐厅点的还是美味的生鱼片寿司。

后来我们进步了一点点,有些人对武吉公满的“抗山埃保家园”活动略有所闻,有的则听说万绕建高压电缆危害健康。至于巴贡的巨型水坝工程,隔了一个南中国海,影响的是平日和自己没打交道的原住民,知道的人就停留在知道的阶段,没有煽情而平淡无奇。而关丹反稀土的活动则进行得如火如荼,即使不懂科技和数据的平民百姓,大致上都懂得SAY NO TO LYNAS。

曾经只有社运人士在搞活动,如今因课题关切自身健康的居民,也主动搞起抗议活动来,即使家不在关丹的大马人民,也踊跃参加集会。虽说还有许多冷漠的人,如今,大马人民确实迈前了一步,大家都懂得No Fear才有改变的硬道理。

当然,很多时候媒体还是操纵着人民的环保和社会意识导向。主流媒体或非主流媒体因各种关系,选择性报道和报道偏颇在所未免,人民也因此选择性关心课题。但是媒体没有告诉你的,还有很多。比方说,当大马人民为了稀土厂一事彻夜不眠时,他们或许不知道,砂州的Balingian经营了两年多的炼铝厂的空气污染,已导致大约2千长屋居民健康受影响,包括呼吸困难、咳嗽、哮喘、皮肤病等症状,生计受损,厂周围200米内寸草不生。这资讯对反建稀土厂有没有帮助?原住民的困境与我无关吗?相信不难回答。

No Fear之后,应该No Boundaries。选择性在热门课题上起哄、关切危及自身利益的课题,同时过度依赖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和社交网络这伟大的神,是一种自设的局限。若能跨越自扫门前雪的心态,尝试把目光放远,本来表面上事不关己的课题,很多时候其实就是我们呼吸的空气。当各组织联合起来共同对抗被官方扭曲的所谓“发展”时,力量岂非更加强大?

(本文刊登于15/2/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请点击Leerang Bato关于Balingian 渔夫的短片: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