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没有用的啦



我的朋友很生气,因为他学院的许多朋友于1月17日至19日到邦咯岛一游,回来10天后住进马大医院。大约2月中,院方才诊断,50多位不舒服的同行患者中,约20多位患上了基孔肯雅症。而其中一位则染上一种院方无法诊断的病症,院方表示以医治鼠尿症的方式医疗患者,一个月后他终于出院。

我的朋友生气的是,这段期间,有关当局没有对外公布这项消息。基孔肯雅症主要传播媒体为黑斑蚊和埃及斑蚊,发病潜伏期为10天左右。换言之,这一个月来,带菌的蚊子在邦咯岛飞呀飞呀叮呀叮,逍遥自在。事后,甫建竣一年的学院顺利通过卫生局的检查,而没有随行的同学亦无类似病例。

据悉,患者们下榻的旅馆卫生设施欠佳。而这间以某海上鸟类命名的旅馆,后来也休业一段时间,因为老板和员工身上发现了同样的症状。但是,据《光华日报》2月13日报道,霹雳州卫生事务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表示,“当局已派员前往调查有关别墅但证实没有病例”。他同时“怀疑(患者)是从其他地方感染到基孔肯雅症,而不是在邦咯岛染上。”
故事讲完了,我打抱不平,认为人民有权力第一时间知道的事,有关当局就不该隐瞒。但是,我的朋友很无奈,他最后抛下一句:『唉呀,没有用的啦。』

有些事情我们已经习惯,对待这些事情,我们不假思索惯性反应,却忘了作为人民的权力。我们辛苦挣钱,乖乖缴税。而执政者的责任是什么呢?是不是应该把纳税钱用在人民的身上,造福人民呢?这个问题人民不只问了,而且常问,问到某个程度,索性自问自答:『唉呀,没有用的啦。』

虽然比起n年前,一些人的公共意识提升了。但是,大多人已陷入昏迷状态,只要拔掉呼吸器,公民意识大可告一个段落。许多人听到环保与人权的议题,都表示愤怒,把茅头指向执政者,声称下回大选休想得到他那一票。但是怒目切齿后,收尾总是那一句:『唉呀,没有用的啦。』

许多人说,搞环保搞人权换政权是搞革命,革命的事与我无关。也有人说,革命是一种浪漫。很可惜,这不是革命,而是保住自己的一条命,让大家活得安心一点,下一代的前途好一点,所以一点也不浪漫。在民主制度之下,Who’s The Boss?大家都回答是人民。然后,我们看着孩子的双眸,对自己有能力做却不曾做的事情问心无愧。这就是大马,但愿自己保佑自己走出黑暗。

(本文刊登于22/2/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