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乐园的日夜错乱






Alexi Murdoch唱的“All My Days”盘旋在车子里,虽然我开的不是查理的卡车,载的不是《铁甲钢拳》的机器人,而是一个5岁小孩,当我把驾驶盘操右转时,『啊!』我们齐声喊了起来。

『我们必须把车子停下来!』她说。我把车子靠在路边,从窗子望出去,庞大的摩天轮竖立在那,好比《铁甲钢拳》的机器人,只不过那是未来,而这是一个逝去的年代。

几天前我们已经看到几辆大卡车停泊在这,它们载着未经组合的游戏器材,其中一辆卡车上全是颜色迷幻的木马,另一辆的车身画上恐怖的妖魔鬼怪,我们都很兴奋。小孩期待一个全新的经验,而我则迷恋想象中游乐园的灯光,颜色是那70年代胡士托的蜡染衫,感觉是费里尼的奇异诡魅,黑白片里臃肿的女人和侏儒徘徊的马戏团。

隔天看《铁甲钢拳》,Alexi Murdoch轻轻唱着:『And I’ve been trying to find/ What’s been in my mind/ As the days keep turning into night。』查理的卡车驶过亮着五颜六色灯光的游乐园,我不禁想到路过的funfair

我很想查证我的想象是否真实,但是,我同时害怕事实令我沮丧。这年头,人们都活得那么表面和事故,美变成了物质,不再是意境。之所以我必须在今晚之前写下这些感受,唯恐今晚过后,the nights keep turning into day


想象一个意境的时候,心里必须有一个底线,或者说,有些处理想象意境的准则。准则是一种心理准备,存在潜意识里。“意境”本身并非固定体,它会因影响“意境”的时间、环境、人物而改变。你试着从现实中寻找“意境”的蛛丝马迹,但是它却在某个时段和环境展现另一个容貌。想象就像打赌,赌你的意识是否会忠于你的想象,会否因客观环境的变迁而另作诠释。忠实很多时候选择半闭着眼睛看景物,虽能分辨事物,但不真切。准则就是,“想象意境”只能是定格的艺术品,像一张摄像,把“意境”固定在特定的时间和环境框框内。因为,一旦你设法要使想象和现实相合的时候,想象与现实之间就产生矛盾,意境最终幻灭。

游乐园外有死老鼠的气味,地上遗弃着饮料塑胶袋,和一些食物的残渣。几令吉的游戏换来劣质地的原子笔,我的5岁女儿从摩天轮下来,吵着要进鬼屋,我蹲下来语重心长地告诉她:『那些扮鬼的家伙会跳出来吓你,我怕你今晚睡不着。』她拉长脸。『唉。』我们叹了一声, as the days keep turning into night。至少,她对鬼屋还保留了想象。

(本文刊登于26/10/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as day turn into nite说…
i like this one very much.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