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茂松留给我的曾经

有些人你怎么都想不起来,有些人你想抹也抹不去。记忆特别挑剔,但是很真诚。你无法选择想起或忘记,因为记忆没有理性,只有感性。那些忘掉的人你肯定不放在心上,而挥之不去的人可能是你喜欢的人,或很讨厌的人,有恩于你的人,伤害你很深的人等等。无论是谁,如果时间冲不淡的身影,留着想必有一定的意义,不是要你记得曾经,而是决定你的未来。

萧茂松那天躺在病床上,萧夫人正在处理他的午餐,校长抬头瞥见我,笑眯了眼说:『杨艾琳!』这是今年6月的事,却叫我想起1980年初。

找到038病床之前,我一直不知道校长的状况如何。前两天听说他病重,我就心理憋着难受,想说这些年来没机会告诉他,若非他在1980年教我知道,我的笔不是一般的笔,即使2008年恩公杨善勇怎么鼓励我,我也不可能相信他,不可能相信自己。

萧校长喜欢在上课时间把我叫去办公室,出题要我写文章。我从来不觉得这样做会耽误我的功课,相反的,我很享受一个人静静写稿的早上。有时教师走进来又出去了,他们一般上都不搭理我,习惯看到同样的女孩坐在同样的位置做着同样的一件事。

校长载我四处参加比赛,我总为精武华小争光,那一年我很快乐很自豪,觉得自己和其他同学不一样。我告诉躺在病床上的校长,他当年鼓励我,为我建立的信心,隐隐约约地沉淀在我笔底。他说:『你要写下去。』我心里想,你要活下去。后来我告诉朋友,我终于对校长说了我这些年来闷在心里的话。朋友笑我,恐怕不是怕他不懂而遗憾,是老了怕你自己遗憾吧?

谈笑间,不禁想起病床上校长的容颜,怎么就倔强得那么教人心疼。他当校长的15年,是精武华小辉煌的岁月。我们做学生的一旦看到校长老远走来,隔一个大操场就肃然起敬,赶紧鞠躬,而校长总是点头回我们赞许的微笑。

离开小学后,我不太清楚校长的事了,但是我知道他退休后,一直都在精武教太极拳。听说他得知患上癌症后对外隐瞒病情,耽误了及时医疗的机会。我探望他那天,校长说:『唉,卖健康的人却被健康打败。』他顽固得有点荒唐,却执着得有点动人。那轻轻的一声叹息,想抹也抹不去。

(本文刊登于21/6/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有趣, 居然是校友。
杨艾琳说…
喂喂,你是哪一年的?
Green Bull说…
原来你是受杨公善勇的迷惑 :-)
杨艾琳说…
写萧校长,怎么扯到我恩公那,读文章原来有一百种方式。
moot说…
当然是。。。。80 年代毕业的, 哇咔咔咔咔。
匿名说…
素未谋面,打扰了。
萧茂松也是我的校长;凑款建好礼堂的那年(1989)毕业了。校长他的确让人远远看见便肃然起敬;那么多年了,一看见他的名字,便马上联想起他严肃和慈祥。
不知他老人家如何了?也是黄水珠的学生向他问好并祷告中纪念他。
谢谢分享。
杨艾琳说…
匿名学弟/学妹:留下名字,下回我探病代你问候吧。
CK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Hi! Thank you for writing this article. I was also a student of Chen Moh. Graduated in 1982.
I wonder if you could email me at laimeng22@yahoo.com to let me know the hospital that our head master is staying at?
Thanks a lot.
杨艾琳说…
CK 和平Lai Meng:
许多校友都很关心校长,因为他刚做了一个五天的疗程,很辛苦,不过听说精神不错。我托他的亲人转告他校友探访的事,他很感动,不过太多人探访了,有点累,希望大家明白。麻烦留下中文名哪一年毕业,我托人转告他大家的心意,待他情况好一点,再联络,谢谢!

艾琳
BenjaminET说…
i;m from 1996 PJ Chen Moh, just to let u know .. this morning mR seow had passed away .. 7/8/2011.

Love the way u write, thats y we still remember him til today.

We did a fund raising for this medical cost ..

he alwiz lives in our heart.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The Memorial Service is being held at Hall 6 of http://www.xiao-en.com/news.phtml?v=c&sec=80&artid=201104220038

Ai Lin,
I sit outside your class most Sunday noon, waiting for my daughters in Wan Ling's class. I was in class 6A 1984. I disappointed the headmaster by getting only Selangor 7th in the essay writing competition.

杜张颖
杨艾琳说…
谢谢你们!我病卧在床,接到一通电话,心里不知是难过还是解脱。听说校长等着一个人,昨天见到了,他就安心走了吧。校长这一生做的事,已深深烙印在我们心里。
匿名说…
我们永远怀念他!!!
i am from 1982 6F说…
Hi AiLing, Headmaster must be very proud to have a student like you. so touching to read your article and impressed.校长 really the best headmaster, he had done alot!
匿名说…
可有人知,萧校长在这之前是任职于中华女校的。还听说他以前很凶的,哈哈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