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从夺取密钥开始

2月17日,安华在他的博文引述了一个读者的话,大致上是说,安华不是天使,然而,步向布城的必须是他,因为怎么说都好,“烈火莫熄”是安华激起的运动。但是,即便他拥有了开往改革的所有小钥匙,他也无法成功地实施他提倡的改革政策,因为关键在于那一把密钥。如今,改革受阻是因为密钥在别人手中,而持密钥者正是改革的最大障碍。

是的,安华不是天使。这位读者认为,除非夺得这一把密钥,否则所有的小钥匙都无法开启大门。只要把不是天使的安华送进布城后,改革才真正开始。到时,改革能培育出无数个魅力领袖,在恰当的时机之下,他们就可以取代不是天使的安华,继续推动改革运动。

这个说法说明了即使《安华不能当首相的50个理由》的50理由多么充足都好,依然势必把安华推进布城,因为对“符号”信仰者而言,安华已经是一个改革的符号,而他本尊的实力实际上是不是如他言,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当然,安华深受西方爱戴,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是一个符号。在宇宙所有东西都建立在相对立的基础下,当马来西亚的人权指数江河日下时,和纳吉相比,安华的价值观和想法比较接近西方的观念。根据Tom Plate的《Doctor M: Operation Malaysia, conversation with Mahathir Mohammad》点出,安华的西方仰慕者中,除了美国媒体,还有克林顿政权,和屡屡著文狠批目前大马人权、种族主义、纳吉政权的前美国驻马大使John Marlott。

换句话说,安华不是一个天使,但是他是一个符号,代表了改变。人民在不满当今的政权下寻求改变,即使对方拿手电筒直照安华的肛门羞辱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改革用不上肛门。密钥是用来开改革之门的,又不是用来开肛门。

2月16日《华盛顿邮报》有一篇前美国国务卿赖斯的文章, The Future of Democratic Egypt,探讨埃及的前景何在。当年穆巴拉克执政后,不但没解除紧急状态法令,反而利用法令逮捕了反对党的Ayman Nour 。赖斯的文章指出,穆巴拉克下台后,穆斯林兄弟会显然是目前最有组织的政治势力。然而,他们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执行世俗或极端的穆斯林教义?埃及是否会有一个公平和民主的选举?赖斯认为,这还是个未知数。

是的,所有改革都是个未知数。但是,什么政治理念都显得没有意义,除非取得密钥,改革的政策才有实践的可能。即使它只是个“可能”,总比没有机会拥有更多变数。突尼斯和埃及的民主浪潮波及其他阿拉伯国家,这两个国家的异议分子取得了密钥,我们才有机会对其前景拭目以待。许多大马老百姓有个消极的“咖啡店”想法,就是万一民联取得政权,局面会“乱”。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恐惧症,虽然这世界上没有天使,安全感很多时候只是一个假象。安全感和糖果一样,在舌尖甜了过后就会溶化。如今,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变,因为变,才能创造无限的可能。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17/2/2011稿)

评论

khengsiong说…
很多年前閱讀過一篇文章,比較中國和印度。作者說民主社會總不免有些亂。中國不能民主化,就是因為中國人怕亂。

大馬人也一樣。只要聽說有某某團體示威,就怕得要命。。。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