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俗不可耐的旅客

我是个不太喜欢旅游胜地的人,特别是在公假期间,一来名胜都被旅客惯坏了,不是景点俗不可耐,就是旅客俗不可耐。二来我怕人多,公假原本打算好好休息一番,结果不是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就是被人潮气得即急又败且坏。

不过春节期间总是百般无奈,有一些传统项目即使你想不搭理,它还是会不厌其烦地搭理你,比方说,和家人共度这段黄金时光。在我的家人的美好度假概念中,下榻的旅馆要有品质保证。什么叫品质保证?就是舒服的房间和吃不完的自助早餐,如果在槟城,Batu Ferringhi一带的旅馆就是这么一回事。

记得n年前的Batu Ferringhi秀色可餐,是学生上生理课实地考察的好地方。有人说,槟城海滩不一样了。我穿过旅馆两边喧闹的游泳池,想起这句话,走到不是金色的沙滩上,我的眼睛告诉我,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海边什么鸟都有,只是这里没有洁白的海鸟飞翔,海滩上一片黑压压的还不是乌鸦呢。

听过一个真人真事,说一个中东来的小弟弟走失了,慌张得四处找妈妈。可是所有的妈妈都戴着黑头巾穿着黑袍,矮小的弟弟抬头一望全都是妈妈。如今Batu Ferringhi是中东旅客的天堂,沿海的餐馆卖的皆中东食物,夜市里的黑袍使得夜更黑。

我带着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一小片沙滩坐下,她开始堆沙筑城堡,我翻开书尝试实习慵懒。正当我甫进入状况时,一个晒得黝黑的老头猛对着我喊,手作刀割脖子状。我抬头望,只见一庞大帆伞当头就要罩下,那一根绳子在面前横叉而过,我抓起女儿的手掉头就拼死命跑,算是逃过了一劫。

接下来几天我们终于入乡随俗,明白了Batu Ferringhi海滩上的操作模式。这不是个给人实习慵懒的海滩,它被水上运动的商业活动垄断了,水上帆伞和water scooter纵横交错,偶尔飞过的帆伞吊着一只乌鸦,在空中摇晃。这春节期间甚至有一起water scooter失控事件,撞断一个中国女游客的腿。第二天星报大大的标题写着:“Watersports Banned”。

那天早上海边特静,黝黑的老头望着茫茫大海一脸的迷惘,而我,终于可以坐在海滩上透一口气。渐渐的,远方出现了水上帆伞,后来water scooter陆陆续续地浮现海面上。我只好收拾东西,拖着女儿的手,离开了海滩。

(本文刊登于11/2/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khengsiong说…
的確,吉隆坡也有很多中東遊客。很多餐館也提供抽水煙的設備。
杨艾琳说…
吉隆坡有个相对的现象,中东人旅客和外劳,很好看。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