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两只魔鬼

有一种人,很在乎身份认同这回事,举凡说,一个血统身份不明确的人。他不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英国人、依班人等等,也就是说,他的血液里流着两种以上的血统,因此族群身份对内对外都不能有一个鲜明的交代。虽然关于一个族群的血统到底能多纯净的争议,还是一件伤脑筋的事,但我们暂且搁置一旁,因为那是题外话了。

这一种人,为了使自己融入一个部落,他想尽了办法,依然于事无补。最后他选择为这个部落粉骨碎身,誓不相舍。换句话说,他捍卫一个自己不全是的种族,拐了个身份来为自己找个定位。

但是他不自觉的是,他被第一只魔鬼缠上身了,这只魔鬼叫种族主义。

从他1970年所著的《马来人的困境》,到2011年2月12日《马来人的困境》研讨会上的演讲,马哈迪这些年来都无法摆脱心中的阴影,走不出族群身份认同的困境。据《当今大马》报道,在这场由亲土著权威组织举行的研讨会上,马哈迪敦促马来人勿畏惧被标签为“种族主义”者而不敢捍卫本身的利益。

从Tom Plate著的《Doctor M: Operation Malaysia》第59页的一句话,就明白马哈迪无畏无惧是因为他了解政治游戏的操作模式。“You know, in politics,one of the most effective ways of trying to kill your opponent is to give a label to him。”当然,他有份参与拟定这个游戏的操作模式,他甚至为了标签自己为马来人而不惜代价当个魔鬼,把原来的自己给杀死了。

他自夸,“讨厌我的华人和我合作,印度人和我合作,马来人对我处理与华人的关系相当满意。”他自认保护了马来人的权益,同时照顾了非马来人的权益,用他的话来说,是“During my time, there were no racial clashes。”没有种族冲突?这就轮到马哈迪的第二只魔鬼上场了。

马哈迪的第二只魔鬼是粉饰第一只魔鬼的产物。他打从心里知道,第一只魔鬼形象不讨好。于是,他的第二只魔鬼无时无刻在他耳边轻呼,说服他自己是个“let’s-all-live-together multicultutalist”,既是“让我们和睦相处的多元文化主义者”。

你可以说第二只魔鬼的存在,是为了使第一只魔鬼感觉良好。你也可以说,第一只魔鬼的存在,是因为缺乏族群认同。说白了,马哈迪自卑和害怕。他因此制造了两只魔鬼来克服那不再隐秘的弱点。

“Muslim fundamentalism must let me be moderate。Having accepted that,my dealings with the non-Muslims become very easy。” Must let me be?再说白一点,马哈迪由始至终不过是自欺欺人。还不如某个领袖爽快,魔鬼就魔鬼,你吹?

(本文刊登于16/2/20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yeow hoay说…
原谅他罢。他真的是老了。
现在的他,拥有的不是财富,势力,或名声;
而是老人痴呆症
杨艾琳说…
毕竟,他是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