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艺术被政治非礼

我向来都不太喜欢朗朗,因为他弹奏时动作太夸张。在白宫接待胡锦涛的国宴上,和他四手联弹的Herbie Hancock,却是我非常仰慕的爵士乐大师。我收集了大部分Herbie Hancock的录音,而完全没有一张朗朗的专辑。

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魏京生为了朗朗的曲目,发表了一封致美国国会领袖的公开信,质疑朗朗演奏《我的祖国》的动机。他开头就这么写道:“尊敬的朋友:有一件让我也感到羞辱的事情,不得不告诉你们。”啊,魏京生“也”感到羞辱,表示他假定美国人因此感到羞辱了。

你如果有兴趣,可以上朗朗的部落格(www.langlang.com/news)观赏这场演奏。虽然我本人不怎么欣赏朗朗,可是总觉得这些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老爱板着脸做人,深怕不提中国有阴谋,大家就会忘了他们异议分子的身份。

魏京生在信上说,“我听了一下,大吃一惊”,因为《我的祖国》是共产党宣传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歌曲,魏京生指胡锦涛借一首抗美援朝的歌曲,在美国人的地盘羞辱美国人。但是朗朗在他的部落格上,坚称美国与中国都是他的家,这两国同时造就了他。

其实朗朗自13岁获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年音乐家比赛第一名,第二年前往美国进修音乐后,他已经不属于中国了。以他目前在乐坛的地位,说他需要巴结胡锦涛,令人哑然失笑。说他受中共威胁,也太不可能。说魏京生迫不及待发表公开信打煽风点火巴结美国,还有点可能。后来朗朗在部落格上写道,选《我的祖国》作为他曲目之一,纯粹是因为它优美的旋律,而没有其他原因。

有人因此而怀疑朗朗的动机和智商,却没有人相信一个音乐家可以为了优美的旋律,而不顾及其他因素。当晚朗朗弹了这首曲子,并没有人演唱。谁说歌曲去了歌词,就不能是一首独立的曲子呢?如果旋律有政治动机,那乐理可以重写了,分类为共产主义式旋律、社会主义式旋律、民主主义式旋律、羞辱式旋律、降伏式旋律等等。

有些人认为艺术家没有政治观,作品逃避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有些人则认为艺术不应该牵扯政治,因为它出污泥而不染。其实艺术根本不需要勉强,只要艺术家本身关心社会、国家和人类,他的作品自然会因个人拥有浓厚的政治、社会和人文背景,而彰显一股超越人为的感动,那才是不同文化和主义的桥梁。

(本文刊登于2/2/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khengsiong说…
身在美國心在漢。大馬第三代華人尚且愛神州,更何況是中國出生的朗朗。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