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实体的古早味

多年没到槟城了,抵达槟城听到当地人说的第一句话是:『以前国阵做了什么?现在林冠英帮我们赚了几多钱你知道吗?』基于一种莫名的报复心态,好像过年踹了人一脚,痛快。

华人金钱挂帅,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像谈恋爱一般,谈政治理念总是初衷,不贪婪而廉洁,最终能够帮人民赚到些钱,这样的恋爱才不浮夸才叫踏实。

夜间当地朋友带我吃粿汁,我这半个潮州人很不好意思,因为生平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东西,端食物来的时髦小子抛下了一句“古早味”,这样的福建话,听了不喝就醉了。

槟城放眼一片富裕的景象,即使一些古老的建筑物已破旧不堪,它就是大剌剌地搁在那儿什么都不做,不愁少了多少平方尺所谓的发展。用古早味来形容槟城最贴切不过,但是槟城的古早味是用现代城市的方式紧紧拥抱着的。

和世界其他先进国家保护历史遗迹的方式比较,槟城用的是华人商人的方式来经营古早的韵味。然而韵味不会长存,除非有一定的品味和专业知识,确保发展的同时不跨越遗迹保存的底线,还能保存不是实体的古早味。

何谓非实体的古早味?比方说,我吃的那一碗粿汁,十年廿年后它的味道不变。或者是到处留名的“三轮车大醉侠”,除了在各处留下芳名,一个宽容的城市才能纵容这么一个三轮车夫的浪子气质,如果遇着有眼光的人,谁说这不算是行为艺术?

看了千篇一律其他城镇路边用洋灰塑成的本地水果,槟城的品味的确高了一等。但是如“慎之家塾”变成峇峇和娘惹的展览馆未免可惜了点,毕竟珍贵的还是人影稀疏的祠堂,和祠堂的历史背景。经营“慎之家塾”的有关人士选择用一些峇峇和娘惹的日用器具和服饰来吸引参观客,未免把本地人弱智化了,即使不误导外来的游客,也把中心点转移到次要的主题上。反而是祠堂里没有详细的历史记载说明,只是简略的写着郑景贵这位海山派老大的一点事迹,摆设的相片人物亦没有注明和郑景贵是什么关系,更没说明建筑属哪个区域的设计特色。

姓周桥两年前的春节期间,一场凌晨火灾烧毁6间木屋,这时走在桥上已见消防栓,做了适当防火措施。只是消防栓曝露在显眼之处,和周遭的景色格格不入,其实可以稍微花点心思把它们隐匿在协调的建设里,再加以注明以供紧急时触手可及。姓氏桥可见民宿的萌芽,还有“初恋红豆冰”的指示牌,倒也无伤古早味的大雅,反而有助水上人家把独特的生活方式传承下去。但是,看到四周木制的走道和居家,姓氏桥的确需要长期有单位拨款协助维修。

老实说,槟城在保护实体历史遗迹这方面,远远超越了本国的其他地区,包括马六甲。但是不浮夸而踏实的恋爱,不是几栋洋房和可观的存折就能天长地久的。除了保护难能可贵的建筑,保护古迹的专人嗅铜臭味之余,不妨深入民间嗅一嗅古早味,因为有些东西一去就不复返了。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9/2/2011稿)

评论

單單檳城路誌銘,就夠人發一個下午的古早夢~。

這一點,林大人可在歷史簽名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忙与闲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

阿姨,都过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