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剪之夜非剪不可


今晚在雪华堂有个具争议的活动,叫“Tak Nak Potong”。有位爷打趣告诉我,528乃“无恶霸”啊。戏谑之余,接下去的动作想必是扔掉烟头,鞋底狠狠地踹,试图踹碎满烟蒂的无奈愤慨,踹干一把辛酸泪。

南洋商报被马华收购九年了。坐下来喝杯茶,说起以前谁在南洋商报星洲日报写了什么什么,那是一段风光的美好往事,掌声响起。但是这话再说下去,可要找个痰盂挪到桌下,以供应急之用了。

被垄断的媒体不是啥都不说,只不过不是有那句说那句。写作人从此被股沟分成两派,一边臀着主流,另一边臀着非主流。这样的一个新闻媒体背部,看起来,甚至摸起来,都很不和谐。一边臀顶着一团赘肉,压着声音说话,因肥胖撑开来之后才显现的一条条白色的斑纹,怎的恐怖读者看不到的,因为那边臀总是穿着粉红内裤,镶着名牌蕾丝花边,有情有义得随时叫读者感动流泪。

另一边臀比较倒霉,随时等着挨打板子的份。要吗你马上闭嘴,不然就说点好听的。这板刑基本上是用一种犯罪去惩罚说真话的孩子,因为谎话在某个程度上比较实际。偏偏那边臀总有不识相的时候,即便真话往往不利于某官方利益,扎实的肌肉就是不怕凌驾于言论自由权利的板子。

股沟的两边都有自己理直气壮的时候。一边高喊廉价口号,实施“你帮我、我帮你”政策,摆出一副救苦救难“关事因”菩萨的款。大佬,我要搵两餐,揣测是我的座右铭,自我阉割是生活技俩,即使阉割了良心和人性,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谓两不立,则一不可见。一个马来西亚的言论自由,一个股沟两个臀。新闻媒体工作者和写作人,一边似剑,一边似盾。持盾护身挡刀挡剑之外,不表示不能维护言论自由,即使你满腹的屏蔽词不便呕吐,不表示你必须成为谎言的帮凶。持剑的侠客剑拔弩张,实不需鲁莽咄咄逼人。一般读者被屏蔽太久了,侠客只需用剑把帘幕轻轻撩开,那真相对于看客而言是五斗米还是自由的代价,那就要看看客是跪着或者是挺着站了。

有些人把一个528“Tak Nak Potong”的活动说成生死战,似乎主流媒体人出席即使打疫苗针还是会中疟疾。看一场抗议被删剪的演出,并非进酒店开房被摄录,即便如此第二天你还不是大爷一个,更何况现在只是观赏一场文化表演?

(本文刊登于28/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報章的真假以前還看到標題,紅字。
來對照內文的真假。

現在許多標題都是吸引人來看內文。
讀了也不見得那麼重要。

還有,
許多政客把戲花樣多。
報導他們的演說,也未必是真相。

還是習慣看言論。
雖然有些讀來是罵其實是愛。
也有些是讀來是愛其實是罵。
杨艾琳说…
骂声爱,爱是骂,看来你浑沌了,哈哈。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