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

“被禁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此言来自中国博客王小峰的新小说《沿着瞭望台》。小说今年在王小峰的博客连载了好几个月,大概19万字左右,小说主角有鲍勃迪伦、保罗麦卡特尼、罗大佑、邓丽君等,其中一段邓丽君与鲍勃迪伦的对话如下:

『为什么会禁止我的歌曲?』
『不管什么原因,被禁止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

记得当年我写过一首歌给歌手黄德伟唱,为专辑打歌的时候,这首歌被“丽的呼声”禁播。当年“丽的呼声”比电台的影响力还要大,是以订阅形式运作的广播服务。凡是咖啡店、商店或住家几乎都会安装一架“丽的呼声”,媲美当下的Astro。

被禁的那首歌叫作<我已无法忍耐>,至今都不知被禁播的原因。

王小峰的小说题目取自鲍勃迪伦的歌,故事里的邓丽君与鲍勃迪伦,为什么会谈到禁歌呢?这事我是最近在5月8日邓丽君的15周年祭,才有了点头绪。原来小邓的名曲<何日君再来>,60年来一直在中国被禁播,官方认为歌曲违反爱国精神。王小峰说:“甚至,邓丽君这个名字有时候也被忌讳。每次我上广播节目,都会被提醒,谁的名字不能说,永远包括邓丽君。”

感谢盗版盛行,<何日君再来>才得以流传每个角落,盗版版本易名为<何日你再来>或<何日君归来>的都有。通过非正规的管道,禁品找到了出口。“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 泪洒相思带/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本人从来都不是小邓的粉丝,可是谷歌了歌词,从上面唱到下面,再从下面往上倒唱,始终看不出任何不爱国的迹象。

被禁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表示你说了不能说的,唱了不给唱的,写了不该写的,拍了不许拍的,林林总总的不能不给不许与不该,证明你敢于揭露真相,有勇气对抗制裁。小邓的年代有了盗版,如今非主流管道比主流管道更加强大,网络媒体、博客与P2P下载,已经能再最短的时间,将禁歌、禁文、禁片广为流传。

就如鲍勃迪伦的《沿着嘹望台》所唱:“不可能没有出口,百搭对小偷说/ 太多的困惑,我松懈不来/ 商人,他们喝我的红酒/ 犁人,刨挖我的土地/ 但他们没有一个知道这些的价值所在”。百搭虽然是小丑,却是纸牌里最大的牌,因为它可以随时变成任何一张牌。

(本文刊登于15/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博主那首歌一直到什么时候才解禁?
如果想要请原创者演唱禁曲,您会开什么条件呢?
啊?你也中招過?
電檢處總是亂亂來的,這樣的榮譽給人也不會要。

那是什麼時代?
老馬時代?鴨都拉時代?
杨艾琳说…
蔡长璜:禁了的东西还有条件可谈?
羊:老马。

借题发挥谈大马言论自由,我的歌不是关键,小邓也不是,明白吗?
丽的呼声不行,为自由呼声高唱倒可以吧?呵。
鄙人及艺友们正在协助528行动小组收集曾经不幸遭禁,撤下,或者反映言论(不)自由的艺术作品,以种种形式配合528纪念日做一个展出。
博主可有兴趣到场献唱禁曲?或者采用其他方式呈现也行……请考虑考虑一下。
^^
另,黄德伟专辑是由周金亮制作?
长璜:太久的作品,没意义了。算了吧。(艾琳)
莊若说…
「何日君再來」是偽漢人歌手李香蘭名曲,此君是指日本國君,這個禁有其商榷餘地,只可說大陸敏感期過長吧?親日的台灣當然不禁,但也有「一樣的月光」之類的例子,本國也有Nenek sudah tua, tinggal gigi dua。
Nenek sudah tua, tinggal gigi dua?莊若,你说你啊?(艾琳)
果子離说…
常見的說法,“何日君再來”諧音如“賀日軍再來”。中國和日本交戰後,餘悸猶存,歌曲由是被禁。
杨艾琳说…
果子離啊,看到你留言,難按奈住興奮!經你解釋後,終於明白【何日君再來】怎麼不能來了,哈哈!謝謝留言!
莊若说…
嘿嘿,如果我有一日做人民的老板,不準提我的明眸皓齒!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