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紧我太大


槟城的“言论广场”引起了大马人民的诸多浪漫遐想,说成言论自由的里程碑没错,但是人民同时也有所保留,什么可以讲?什么不可以讲?到目前为止,还没一个标准说法,亦无明文规定。据《东方日报》引述槟州首长的话:『该州政府只能提供一个地方让民众抒发意见,却无法确保警方不会动手逮捕人。』一个言论自由的里程碑,表面看起来很不自由,因为这表示上台发言的人,随时会犯上“没明文未规定”的政治和宗教禁忌,必须为自己发表的言论承担后果。换句话说,这个人必须很勇,而且不怕死。

经本月4日推介礼后,《当今大马》报导上台勇士有杜乾焕谈“钳制媒体与言论自由的恶法”,巴钦义“告知群众资讯自由法的重要”,威尔逊表示“本身在308时投票支持民联,唯后者上台执政后的表现未达标”,另一名演说者“反对槟州国际会展中心的工程师陈成海,但是痛斥《星报》连续几天(对言论广场)给予负面的报道”。

四位演说者5月9日当天的演讲说明了一件事:民联设立“言论广场”能给大马人民带来什么,暂时还说不准,不过人民能利用广场给言论自由带来什么,才是最重要。

如今到处都是言论,但是没有言论高潮。当言论锁定在社会热门话题时,大部分人会选择靠边站,跟随某个权威,或某个潮流的大旗走。但是,总会有一群人无法把握这个社会热点,然而他们不甘心没有指标,也恐惧没有指标。明知无法主宰社会形势,他们却不愿意被社会形势主宰。

这个时候,就有一方把选择认定的一种想法,不只强加于己,而是强加于人。在一个国情特殊的环境下,言论在某个程度上即使不受禁锢,尺度也不见得宽敞。偏偏公开演说具备操控舆论的功能,却只限于特点人物和场合。

“言论广场”作为言论自由的里程碑没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不自由,可是危机就是“商”机,数学所谓的九被三除的商是三,浅见以为,“术”学的“商”机如此这般:

你选择的话题、演说的技巧、阐释的手段,处理得妥当不止造福人类,还能提供资讯,提高智慧。虽然说执法的一方也许很紧,演讲的题材可能太大,但不表示你就要委曲求全把题材变小,小得它能舒服地容纳你。相反的,你能选择变形、扭捏,或换个角度,从后面、从对面、从反面,总之就是不依赖经典姿势而达到言论高潮。

那个时候,“言论广场”就不止是一个黄色的告示牌了。

注:本文“太紧”一词取自韩寒“太紧”博文,不问自取。

(本文刊登于12/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自由言論廣場,一個開始。
勿論有效與否,信息為重。

我相信未來的示威用上在場。

許多人都針對“言论广场”,冷鋒相對。
要挑的總有得挑。

借用亦舒的小說“緊些,再緊些”。
我不怕死。我們必須很勇。大步邁進向前。
杨艾琳说…
亦舒也叫出来啦?羊,你还有啥不看的?哈哈。她真有有本书叫“緊些,再緊些”?
有啊~《緊些,再緊些》
是寫一個新發明的聽筒式儀器。
專設計給都市寂寞的女人。

按钮甲:會給你一個温馨家庭的感覺。
按钮乙:會給你一個浪漫的感覺。
按钮丙 :會給你一个不拘的感覺。

這儀器會幫人尋回失去的感覺。
但不可以太過沉迷這虚拟的世界。

她試試按钮丙。

一個不拘的男孩叫她騎上摩多車
Hold Me Tight 抱緊他。
來一個天若有情的不拘。
疾風中,兩人在馬路奔弛。

男孩叫她緊些,再緊些。
杨艾琳说…
够厉,还记得这么清楚。一大早来这么一个浪的故事,难啃啊。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