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广告算得了什么

我不管世俗如何看我,今日非赞扬首相夫人罗斯玛不可,帮她说句公道话。恕我才情一般,无法创作一首歌曲,来表达我对首先夫人的倾慕,突然想起左小祖咒有一首唱给爱人阿斯玛的情歌,只好委屈一下,我开始了哦:“罗丝玛,你记得吗?但我记得/ 那天的夜晚像今儿的白天一样忽明忽暗/ 你啊从美国回来/ 宣扬你喜欢的Truly Asia/ 你拉着我的手/ 给我讲述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你叫我怎么不气愤,网上一个又一个的报导和评论,都指责首相夫人在纽约时报的广告。首相夫人四月陪首相纳吉走访美国期间,纽约时报刊登欢迎她到访纽约的广告,诺大的两大彩色版是多么光彩的一件事,红紫底色印着尊贵的脸庞,上面写着“欢迎来到纽约”,下面则是“Her Excellency ,Datin Paduka Seri Rosmah Mansor,First Lady of Malaysia”。

据《当今大马》报道,“公正党妇女组主席朱莱达对该课题紧咬不放,再针对该广告经费来源提出质疑。”作为一个大马纳税的国民,我觉得朱莱达你这就不对了,先前你咬住“第一夫人”的称呼不放,现在你居然怀疑起广告经费来源。你说“第一夫人”称号僭越元首后,不礼貌,难道你不觉得美国有第一夫人的荣耀,这点光我们沾不上边吗?首先夫人雍容尔雅,绝对不会有私心僭越元首后。至于“第一夫人”的称呼,我深信她的出发点是振奋民心的,要咱们大马人和美国人平起平坐,他们有第一夫人米歇尔,我们有第一夫人罗斯玛,管他什么必须是共和国、要入住白宫、在政府部门有个职位等等,才可以称呼为“第一夫人”的谬论。

话说在纽约时报登广告,全版价格在58万令吉到74万令吉之间,两版乘二就是1百16万到1百48万之间,不过我相信,买两版一定有特别折扣,即便没折扣,身为一个纳税人,我不得不说这笔钱花得光荣。《当今大马》引述:“纽约时报执行长黛安麦克尔蒂本身确认,该广告是由一家广告公司代表马来西亚政府所订阅,而不是广告当中所列明的各个个人。”

我说啊,对这说词有微词的人,难免太大惊小怪了。无论是首相夫人本身的钱,或者是人民的血汗钱,我们怎么可以为了区区百多万,而斤斤计较呢?首相夫人的荣耀,就是草民的荣耀,更何况夫人她除了随夫出席核安全峰会之外,同时还接受一项US Business 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 颁发给她的“国际和平奖”,虽说不是诺贝尔和平奖,也是个“国际”型的奖项,打个广告公诸于世,着实没什么不妥。

别说我恭维首相夫人,看着她频频遭受围剿,叫我于心不忍啊。

评论

(我)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難怪我的背後受一束爵士冷箭~
別怪我不會在月下唱阿斯瑪的歌。。
杨艾琳说…
哇,羊,被和谐的你都看到?你来的正是时候啊。
一看就知道是违禁品。
背脊中傷,還是借棒辣妹的音樂療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ORujr_1o8&feature=player_embedded#!

我不會唱阿斯瑪的歌。
只知道今晚或許有個電話會說Mainlah Main Kuat Kuat!!
杨艾琳说…
郑云城:你别来说风凉话,小心你车胎。
羊:你播什么歌给我听啊,还真烂。
貼心兩貼:
1.Canon in D 華麗緊湊版,曲調高昂,
辣妹牌演繹,天下吃香!!

2.祝福大馬重溫湯杯夢吧~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0/03/18/2.html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