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的那些年

八打灵再也Amcorp Mall对面的A&W要拆了,老友都赶在最后时刻,相约到那里回忆当年,像个告別仪式似的。

当年的A&W对面,还没有Amcorp Mall。虽然我的记忆没有它的铁轨长,但依稀中记得,A&W曾经是八打灵市民的核心,它的drive-in不知风靡了多少人。若一家人到A&W用餐,非坐在车子里享用才有意思。 做爸爸的,把车子开到A&W门前为drive-in客户准备好的泊车位,停下。他搅下车窗,让服务员把搁托盘的架子套在车窗。那时车子都没冷空调,大家习惯了车里车外一样的温度,只有奔驰时凉风扑面的分別。

一家大小非常乐意在车里等候,聊天嬉闹的情景,让现在的亲子时间显得多么苍白。当服务员把满满的托盘搁在架子上时,爸爸会问,谁的Coney Dog?谁的Onion Rings?谁的Waffle?谁的Root Beer Float?后座的小孩爭著吃,没有平板电脑的游戏干扰,大家十分投入享用快餐。

那是个吃饱饭开车出去吹吹风的年代,方言的说法是「吃风」。「吃风」这个余兴节目,总会以A&W作为圆满结束。

如果一个人没有到过这家A&W,在drive-in用过餐,没点过Onion Rings,没吃过Coney Dog,只喝过Root Beer却没加过雪糕,那肯定不是PJ人。在PJ谈恋爱,男的要点洋葱环,拉得像恋爱那么长,女的咬一半,男的咬一半,然后双双吃吃地笑。Root Beer Float的香草雪糕沾了嘴角,女的拿纸巾轻轻为他抹去,都是PJ人的恋爱回忆。

这儿附近有个公共游泳池,这一区有两间女子中学,也有间男子中学。下课了大家不分男女结伴戏水,多令人昂奋的青春故事。不晓得是游泳特別容易饿,或泳装激发雌雄激素分泌过剩,A&W说是好吃就好吃,说是好玩就好玩。

大伙感叹,建高楼咯。1965年到现在,陪伴了三、四代的PJ人。PJ人把这一区称为New Town,几十年来变化很大。最初的变化,是老一辈买菜的旧巴剎,变成高高的MBPJ大楼。这附近有家《新都》戏院,犹记得当年放学和女同学溜去看《9 1/2weeks》,好像偷吃禁果,有够纯情的。如今戏院还在,却只放兴都片了。

虽说建高楼后,A&W会在大厦里重开,但是对我们而言,它將和其他快餐店没两样了。所以,我们要在逝去之前,痛饮香草雪糕RootBeer!然后告诉小青春,我们的那些年,比你们的星巴克暖心多了。

(本文刊登于25/7/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