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

教师节学生在WhatsApp长长的贺词,还有各种表情符號,单是花就林林总总了,更何况是蛋糕、酒杯、乐器,还有手臂挤得高高的二头肌,老师强悍啊。

我教的是音乐老师,在浩瀚的古典乐海里自立门户,打出一片爵士乐教育的天下。这些学生与我上山下海,出生入死,无畏无惧,只为教育。

我告诉徒弟们,我们改变不了学校教育,但我们能在课余弥补教育的遗憾。学校填鸭,我们就把鸭子放进水里让它游、让它舞、看它飞,说不定它还能唱呢。只要你觉得好的,都行。但是与胡闹不同的是,你能解释你的选择。所以你的破格是有理的,而且你的道理井井有条。

我是卖花,但我的花確实香。与其说教老师如何教爵士乐,我设计了一套破解规范的方程式,教育制度要用生硬的知识糊弄孩子,把孩子弄得很累,丧失与生俱来的创意,我就要把孩子的门脉打通,要他们知晓条条大路通罗马。

音乐教育有这个能耐?哈,有什么教育不能?如果现在我教的不是音乐,而是修车,我也能借修车的学问,教那些被学校教育弄得胡涂的孩子分得清,豆腐是豆腐,豆瓣是豆瓣,豆瓣可以煮豆腐,豆腐可以沾豆瓣,而非叫你吃豆腐就吃豆腐,不让你吃豆腐你就不敢吃豆腐。

学校教育变得怎样了?那天,小女在我面前摊开簿子:「妈妈,你教我写的答案,老师打叉了。」哦?让我瞧瞧。我看不出错误,但是我懂得谦虚,于是就写了一张字条给老师,表示我才学肤浅,没法子向小女解释错误,希望劳烦老师为小女指点迷津,好让她学习学习。

第二天,小女放学回来,我问她交字条给老师了没有,她表示交了。不但交了,老师看了字条,还当面把字条揉成一团,丟在桌面上。接著叫一位同学把簿子拿出来,要小女抄答案。

「老师有没有解释给你听,错误到底在哪里?」小女摇摇头。教师节,你叫我怎么样谢谢这位老师呢?

我念初二时,学校来了一位失明的印裔老师。当他走进教室时,我们都很惊讶,甚至很怀疑,他怎样教我们歷史?结果,这位老师是我们最喜欢的老师。他上课不能写黑板,所以我们抄笔记的时候,很专心听讲。他把歷史说得比武侠小说还精彩,说日期不重要,但因为他的讲解详细有趣,我们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顺序,都非常清楚。那一年,歷史是每一位同学最喜欢的科目。

看得见的,居然比失明的还瞎,你说是不是?

(本文刊登于21/5/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老百姓说…
很多现代的教师(包括我孩子的)都仅是要求他们能做好功课(你抄也好,其他人代写也好,不理),不要给他们麻烦罢了,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老师?一份工作罢了………
爱心?什么来的?

其实,我们都是最喜欢那样脱序的老师,永远都有听不完的故事……很多做人的道理都是在那里听来的…
杨艾琳说…
老百姓:谢谢留言!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