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詮释本地创作:MoBeat

MoBeat应该很红,不过MoBeat还不红。

曾经,红或不红,最大关键在于唱片公司的策略。如今DIY给了人更多自由与管道。我们甚至可以说,现在做音乐的年轻人,不志在卖音乐。虽说音乐曾一度沦为商品,但今日的科技便利,让音乐能够再次表达想法,而非市场销量。

杨:现在做音乐,已经不是出专辑了。请问,怎样是最理想的做音乐及流传方式?

MoBeat:音乐是免费的,產品是可以设计的!比方说衣服,然后通过卖產品送音乐SD卡或隨身碟。

大马政治气候的改变,促使一些风花雪月的音乐人,纷纷为政党和环保活动站台。比起欧美国家及中港台,我们的步伐姍姍。然而,要当潮人就要讲Bersih谈毒害,但是,要当创作人就超越口號突破肤浅。写好作品,就要有扎实的基础及充足的知识。而目前大马缺乏的,就是鞭韃社会、针砭时政、具深度的音乐作品。

因为这样,我说MoBeat应该很红。许多人以为大马饶舌只有立场不明的黄明志,但是素质好、歌词扎实的,其实有MoBeat。

MoBeat:望住个钟就黎到二零二零/到时慨经济行情会係乜野情型/
宜家D產业租金越来黎越贵/到时又会有上多几个价位/
但係份人工永远不及起价咁快/广告每日提醒大家记得消费/
咩住成身债係最大成就/太多慨计算从此无左自由。


大马八字辈成长到这个社会政治急于求变的阶段,恰好是25-35之间成熟並充满活力的年龄。让风花雪月留在卡拉OK昏黄的灯下,太阳底下是一个个新的態度。你说他们玩世不恭,但是他们认真的態度你想不通。

杨:什么促使你们写这样拽的歌词?对什么看不过眼?

MoBeat:社会潜规则,生活的不平等……

先进唔先进已经唔再重要/宜家最重要慨係边个需要/为左发展破坏文化根底/
一间又一间慨毒厂排队黎摧毁/究竟我地需要一个点样慨家/种瓜得瓜最后会栽出点样慨花


现在玩音乐未必要懂得玩乐器,MoBeat的嘴巴就是他们的乐器。饶舌很直接地表达年轻人的不满,也比较容易消化。如今做音乐不需要唱片公司青睞,也无需迎合老板的口味。如MoBeat在homestudio录製音乐,然后通过面书及YouTube推广。

杨:你们饶舌,有被人stereotype过吗?

MoBeat:饶舌,不一定是衣宽裤大、整身金链、满口粗言、开口yoyoyo!我们是普通人过著普通的生活,不过对生活有些感受和想法要表达,通过绕舌来表现吧了。

(MoBeat作品「大马Style」:https://soundcloud.com/hou-rtan/style

(本文刊登于22/5/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