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超人下乡服务


许多人纳闷,民联贏得的选票比国阵多,但是国席却比国阵少,这个数学怎么个算法?鉴于每个国席的选票数量不同,如彭亨文冬国席约5万多选票,而砂州林梦才不到2万,民联输在席位而非票数。

同样数量的选票,西马的一个国席,等于东马的几个国席。所谓东成西就,投资在东马比较划算。民联不得不承认,东马选票举足轻重,足以扭转乾坤。

这次大选,砂州的31个国席,民联贏得6席。行动党5席,公正党一席。2008年大选只有行动党获古晋国席,而2010年诗巫国席补选行动党再攻下一席。相比之下,可谓小胜。

虽然6个国席无法令砂州变天,但强攻砂州市区是民联的醒觉。可惜,砂州內陆地区还是国阵的定期存款,一如既往,战败后的反省与感悟,少不了老掉牙的说辞:「应该下乡服务人民」。

6个国席行动党佔了5席,大家对行动党期望高,觉得行动党是时候下乡服务了。行动党是否具备下乡的条件呢?

首先,我们看看峇南区的大选成绩:国阵9182票,公正党8988票,差异少于200票。公正党候选人罗兰恩岸是个原住民,因马不停蹄的到峇南耕耘,才能把上届的4000多数票,减到这届的200票。

竞选林梦的砂州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惨败,以4698票败给获12999票的国阵候选人。他勤于爭取原住民习俗地拥有权,受原住民敬仰。然而,来自巴克拉兰的他,首次在林梦竞选国席。林梦居民以穆斯林为主,经对手挑拨离间,这一点对基督徒巴鲁比安非常不利。

公正党候选人爭取內陆原住民选票,没有行动党爭取城市华人选票的便利。原住民居住环境,没有网络媒体和面子书,无法获得和我们同样的资讯。许多原住民仍未获得身份证,因此无法登记为选民。有些甚至不知道「政府」是什么。

下乡服务不是拜票,而是要帮原住民解决身份证问题,並以他们熟悉的语言讲解什么是民主选举。如果超人丘光耀到內陆演讲,他要用国语讲原住民的笑话,否则只是外星人侵略地球,后果狼狈不堪。

面对土地、教育及医疗问题,原住民非常无助。下乡从这几点下手,长期耐心服务才能贏得民心。公正党原住民候选人无论在技术上或经济上,都需要西马的支持。民联需要小心分配资源,以確保內陆候选人能长期耕耘下去。这绝对比行动党候选人重零学起划算多了。进攻布城,行动党不能没有砂州公正党,否则功亏一簣。
(本文刊登于8/5/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匿名说…
Did you see the report, about PKR went to the kampung of orang asli, built a bridge before the election, only to learn that the police have been harassing them, telling the orang asli not to cooperate? to vote BN?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