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长耳


自选举结果公布后,“大选症候群”迷惘失落,各种信息纷繁芜杂,症候群无法辨别真假是非,因此迷失方向,开始怀疑斗争的意义。不上网的安哥安娣倒很踏实,一句“黄德又没有中选,我们还能怎样?”,人生继续。

大选10天前,72岁老妇涂亚眉开始绝食抗议,至今仍在坚持。她表示除非武吉公满山埃冶金厂和关丹稀土厂关闭,否则她丢命也在所不惜。

集会从国内黑到国外,21名大马人在新国黑衣和平示威遭警方逮捕。大马驻新最高专员表示我国“容纳不了极端及情绪化反应”,暗示自己挖坑自己跳。

508集会抗议舞弊,20万人潮,甚至2011年砂州选举为人联党站台的光良及张栋梁,也决定转台站,出席盛会高喊“We all Malaysian and we love Malaysia!”。后戏?28名演讲者因涉嫌“发表煽动情绪的演讲”被警方传召录供。至于搭便车的,曲终人散。

槟城12万黑潮高喊“民主已死”,集会接踵而来,但前上诉庭法官诺阿都拉警告华裔,“必须准备好面对马来社会的报仇”,因为华裔在大选“背叛”了马来人。

面对民联的质疑,选委会表示这次是大马最干净的选举。前门后面旁门,每扇门都可能通往布城。有趣的是,一个月前,类似的戏码在委内瑞拉抢先上映了。

委内瑞拉414日大选,反对派不承认选委会公布的50.8%49%的投票成绩,要求在监督下重新计票。已经宣布就职的总统马杜罗拒绝这一项要求,并禁止反对派集会,同时指责反对派“正在寻求发动政变”。

年轻人在街头设路障,燃烧垃圾,敲锅游行,高喊舞弊。武装警察则以催泪弹及“颠覆政府”的罪名对决。冲突造成至少7人死亡、61受伤、135人被捕。

地球两端,虽然委内瑞拉实行一院制国会而非大马的二院制,但两国的结构形式都是联邦制。这次选举,委内瑞拉反对派检举3200起违规事件,包括伪造证件及选民册上千个重复身份的选民。马国选区划分不平均的问题,导致赢得51%选票的民联无法执政中央。同时,舞弊的声量绝不逊于委内瑞拉。

《经济学人》权威Daniel FranklinJohn Andrew认为,民主在实务上相当脆弱,不但容易受到圈内人操纵金钱力量的腐蚀,还会遭受现实生活中叫人备受挫折的限制束缚。”

“民主”就是人民做主,无奈民主往往由一小撮人操纵。我们崇尚民主,只是地球两端高喊舞弊的时候,“民主”听不到,因为他不长耳。

(本文刊登于15/5/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