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化解读



Wishful Thinking”勉强可译成“一厢情愿”。意思是说,如果真的如此就太好了,因此它就是真的。这是一种普遍的思考模式,因为它可以避免不愉快的真相。它甚至是个便利的思考模式,因为面对客观的说法太累、太难受,不如自圆其说,感觉良好。

比方说,民联的《人民宣言》在“永续经济体”为前提之下,表示“民联的经济政策标榜环境永续发展,任何计划获得批准前,都需要证明该开发案能够造福人民。因此,不论是民联联邦政府还是民联州政府,都不会通过任何危及大量人口,破坏环境的辐射相关产业。”
许多人因此简化解读成民联将终止所有公害计划。民联未必没有这个意愿,但是仅仅从文字诠释,就推翻了所有wishful thinking的谬论。

宣言在这里不采用政客的模棱两可修辞法,平铺直叙。例如“任何计划获得批准前”并不表示,“已经获得批准的计划”会否被处理。或者是“破坏环境的辐射相关产业”并不表示,民联联邦政府还是民联州政府,会不会通过“与辐射不相关的产业”。

即便如此,wishful thinking依然简化解读,认为以上宣言表示民联支持永续发展,因此终止所有公害计划。

我们无法确定民联的真正意愿,但我们必须从宣言内容解释民联将会针对什么事项采取什么行动。一样的在“永续经济体”的前提下,民联表示将会“全面检讨边佳兰RAPID计划的进度,确保环境获得维护,造福于民。”

“全面检讨边佳兰RAPID计划的进度”可以有两种诠释,一,它可能表示对于“RAPID计划的进度”全面去检讨,而非片面的去检讨。二,它可能表示检讨RAPID计划的进度,确保它按计划进行,而不被耽误。

至于“造福于民”就更暧昧了,“民”在这里指的是“全民”与否,我们不得而知。因为造福了当地被逼迁的“民”,就未必造福了RAPID计划的发展商。反过来说也一样。如此似是而非的修辞法,被一些人简化解读,一根筋抱着“换了政府再说”的wishful thinking,轻易地允许争取保障的机会溜走。

相同的, “绿色战士”参政就一定为绿色课题奋斗也是wishful thinking。就因为一个人以“绿色”形象包装成功,“进国会一定为所有反公害团体争取保障”为结论。如希特勒授权大屠杀,若他支持安乐死他一定有隐议程。我们不能否定绿色战士不为绿色奋斗,但也不能断定他一定为绿色奋斗。除非他是政党傀儡,那又得看政党除公害的诚意了。毕竟,那何尝不是wishful thinking

 本文刊登于16/3/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