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拆散族群的伟大计划



1998年,为了成全砂州政府的伟大巴贡水坝计划,当地15间长屋的9428居民被逼搬迁到Sungai Asap的重置区。当时,有些居民拒绝搬迁,他们以什么方式留下呢?

15年后拜访巴贡,船从水坝一直开往受影响最上游的Long Jawek,途中我们在Naha JaleiUma LesungSang Anau住下。其实,除了Naha JaleiUma Balui Ukap是长屋之外,其他的已经不是长屋了。Sang Anau是山上的几间木屋,而其他的都成了水上人家。

为何要改变住处的模式呢?首先,你必须知道的是,水坝一开始蓄水,长屋和耕地就被淹没。而巴贡水坝淹没的范围,等于一个新加坡。因为如此,剩下的陆地变得很少,建长屋成了不可能任务。于是,原住民把原本建在陆地的长屋,“切”一部分,再用多个油桶垫在屋子底下,托着屋子让它浮在水面。而长屋的其他部分,如今则淹没在深深水底了。

后来油桶破裂,居民纷纷换了树桐托住屋子。你不妨想象一个稍微大型的木筏,浮在水上,而木筏上面搁着一间木屋。这间木屋周围可能有一两间小木屋,有的用来安放发电机,有的存放渔获。如果有一间特别矮小的木屋,那就是如厕的地方。连接这些大小木屋的“桥梁”也是树桐或木板,所以走在摇晃的“桥”上你要懂得平衡,否则就掉进水里。

顺道一提,在这发电量高达2400兆瓦的巴贡水坝的区域内,居民是没有电供与水供的,因此居民唯有自备发电机。发电机操作的时候,发出很大的声响,和周遭宁静的水色,格格不入。

如今, Uma LesungUma UkitLong JawekUma Kulit不再是三间长屋,而是三个水上的区域。每个区域浮着几间水上木屋,大家大致上还在一起,不过每家共用一条长廊的长屋岁月,已经往事如烟了。

Sang Anau拒绝搬迁的居民则选择搬迁到山上,和水上人家一样,这里没有学校和诊疗所,水管也是居民搬迁多年以后自费安装的。

水上人家的居住环境简陋,蚊虫肆虐,无法长住。基本上,漱洗、如厕、煮食,用的都是屋子周遭的水。虽然居住在水上,有些经济环境比较可观的居民,已经在更高的陆地开始建筑房子了,以防万一。事因原本州政府说明巴贡水坝一旦蓄水,蓄水高度是215公尺,怎知水淹起来竟然超标。这次船只驶过水位指标时发现,蓄水高度已经在227公尺了,离最高极限的229公尺才2公尺。 所以居民总是忐忑不安,深恐水位再次上升。除非有个较高的陆地,否则不放心耗资耗力建造木屋。

建巴贡水坝征用了90%原住民习俗地,大家农耕的土地如今埋在水底了。有些居民在岸边的小片斜坡种植山稻供自己食用,但是蔬菜水果已经成为稀有之物。目前渔获依然丰富,不过有几种价钱高的鱼类,如Empurau,已经绝迹。除了捕鱼,居民也以狩猎为生,以捕捉山猪和鼠鹿为主。但是狩猎活动也面临危机,因为许多非法伐木威胁了仅存的森林,要是这些森林被铲平,猎物自然逃之夭夭,届时,何来的猎物呢?

至于重置区Sungai Asap的环境也很不理想,土地,不适合种植。当初搬迁的时候,州政府答应赔偿被逼舍弃的旧长屋,免费提供重置区的新长屋,而且免费供应电水。但是如今电水自费,而且自来水如肥皂水,不宜饮用煮食。加上每户人家仅获得3亩耕地,根本不够一户两三代几十口耕种。

居民1998年搬迁,至2011年才获得赔偿。从居民展示的文件发现,原来赔偿数额扣除了50%,而这50%正是当年政府答应的免费新屋子款项。这表示,新房子不是免费的,而是从赔偿的数额中扣除。居民怒道:Kami ditipu oleh kerajaan!

日子辛苦了,开销增加了,如今Ulu Balui的居民有肉吃没菜吃,Sungai Asap的居民则吃菜念着肉。有些搬至Sungai Asap的居民最后搬回Ulu Balui,有的屡屡回去狩猎捕鱼,有的则寻找岸边的土地,砍伐杂草耕种山稻。有个居民感慨万千,说以往猎了山猪几家人分着吃,有天他带了山猪到Sungai Asap给亲戚吃,附近人家听闻就带了钱要向他买些肉。他很难过,说你拿去吃吧,我们以前不都是一起吃的吗?

一个巨型水坝计划是否给国家带来经济发展?大家心里有数。但是这个计划改变了一个族群的文化与生活方式,那是心酸的事实。为了生存,本来因住在长屋而凝聚力强大的原住民,被拆散了。有个居民说大家聚会成了问题,他家有次来了20个人左右,屋子就沉了。

水上浮着数不完的浮木,被淹没的森林剩下枯萎的树顶,露出水面求救无门。州政府城府极深,选择只赔偿Naha JaleiUma Balui Ukap一间长屋,造成Ulu Balui居民彼此之间的嫌隙。土地越来越少,争吃的越来越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从前。长屋淹了,文化溺了,孩子都被逼离开家人到远处上学。原住民的风俗习惯将被淡忘,一个没有文字而依赖口述传承的文化,因一个巨型水坝计划剪断了线,风筝在空中飘啊飘的,不知什么时候跌落在哪一个角落,再找也不回了。

(本文写了三周,并未被刊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