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业与军器


砂州再生能源走廊(SCORE)计划发展的各项重型工业,以铝工业居首。铝工业是一个很枯涩的题材,儘管环保人士提出了砂州万年烟炼铝厂对环境危害的问题,却很难得到群眾的共鸣,反而当砂拉越齐力公司(Sarawak Press Metal)矢口否认其炼铝厂对环境的影响,包括否认厂周遭的植物枯萎、排污水污染导致大量鱼虾死亡,並坚持炼铝厂排放乾净的气体时,却获得主流媒体青睞报道。

环保工作者黄孟祚的文章〈前有巴贡,后有铝厂之灾〉指出,原本有意与砂拉越日光集团(CMS)联营在民都鲁Semalaju Industrial Park设炼铝厂的澳大利亚Rio Tinto公司,因上半年铝业市场下降93%,嫌砂能源公司(SEB)提供的电太贵,因而撤销联营计划。这里指的贵电力,当然来自2400兆瓦电力庞大却无人问津的巴贡水坝。

儘管如此,砂拉越齐力公司坚持在Semalaju Industrial Park建造第二座炼铝厂,料于年尾竣工。

铝工业不是一个堂皇的工业,也不是一个先进的工业。西方国家已公认,炼铝工业高度污染环境,于是都把铝工业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生產1吨的铝,需要大约6吨的铝石岩,超过1千吨的水和非常高的电量。为了生產这样的高电量,就需要建巨型水坝,而大坝將淹没多大范围的土地和文化,迫使眾多的人口搬迁,將导致灭族,这个故事我也说过了。

我很好奇,无趣的铝究竟可以製造什么东西?趣味来了:铝是军器工业的主要建造材料,而军器乃战机、坦克、炸弹与导弹。

全球数一数二的美铝公司ALCOA(Aluminium Company of America)在其公司传记坦白承认,甚至有点骄傲地表示:「战爭对美铝公司太好了!寻求至高的军事力量,是铝工业背后的主要来源与动力。」

当然我不是指砂拉越齐力公司,或任何在砂州投资炼铝业的公司,提供铝于外国兵器製造商,我只是觉得这个发现有点意思。如果谁愿意深入研究铝石岩矿业者(在印度迫使大量原住民搬迁並面临灭绝)、投资银行家、政商交易、金属贸易与军器製造商等等的错综交杂关係,相信很有趣。

但是,砂州再生能源走廊宏伟的壮志是否將受到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比方说澳大利亚Rio Tinto公司撤销联营是否意指著,发展重型工业出师不利?今年10月,印度最大的铝製造商韦丹塔铝业公司(VAL)因资源短缺,已暂时关闭Orissa的炼铝厂。既然铝业经济已经下下降,砂州大坝的电量恐怕永无用武之地,直到水坝崩裂,换来一场灾难吧。
(本文刊登于9/11/2012《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